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发布 > 业务信息 > 监狱管理
监狱管理
二十多年前她将女儿推入河水中二十多年后监狱操场现暖心一幕
民警把一个红苹果递到服刑人员手上
发布时间: 2017-11-14 09:40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
【字号:
打印

05_05_1545.jpg

  上图为上海监狱民警与服刑人员交流了解其思想状态。  钱涛 摄

  “朱警官,刘丽抢了我的苹果。”张晓娟向管教民警朱晴报告。

  “刘丽?她抢你的苹果干嘛?”听了报告,朱晴并未太在意。

  刘丽是一名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服刑人员,跟张晓娟同住一个监舍,在上海女子监狱已经待了二十多年了,性格怪异,无所畏惧,抗拒改造的情绪一直没有好转过,管教民警换了一任又一任,她却依然如故。

  这不,前段时间刘丽还一边摇晃着监舍的铁门,一边骂人,连续骂了三天三夜,直至被关了禁闭。面对这样的服刑人员,任何管教民警心里都打鼓。

  朱晴趁着服刑人员参加劳动的间隙,来到了监舍。监舍里只有刘丽一人,她独自面对窗户站着,嘴里似乎念念有词,窗台上赫然摆放着那个原本属于张晓娟的苹果。

  “刘丽,你怎么没去参加劳动?”

  “我今天身体不舒服。”刘丽连眼睛都没抬一下。

  “你难道不清楚内务规定吗?窗台上不准摆放任何物品。”朱晴继续问道。

  “知道了,等会儿我就拿掉。”

  就在这时,张晓娟和其他服刑人员劳动回来了。

  “你还不把苹果还给我?”张晓娟开始索要苹果。

  “不就是拿你苹果用一下吗,哪有你这么小气的?”

  过了一会儿,刘丽把苹果还给了张晓娟。

  至此,闹剧似乎应该结束了,但刘丽这一天的反常举动还是引起了朱晴的关注。

  平时刘丽自己不好好参加劳动,也没多余的钱买好吃的,于是就去抢别人的东西吃。然而这一次抢了苹果却不吃,她这是要干嘛?

  其实,朱晴接手刘丽这个监舍还不到一个月,对服刑人员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为了弄清情况,她专门去调阅了刘丽的档案。

  朱晴发现刘丽已经很久没有亲人来探监了,婚姻状态是离异。最早的记录显示,她有两个姐姐,早些年曾经偶尔来看过她,后来就再也没来了。

  从案卷里,朱晴获知,刘丽父母早亡,从小养成孤僻固执的性格。二十多年前,丈夫婚内出轨,为此还经常打她,逼她离婚。

  然而刘丽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如果离婚,她很可能被剥夺对三岁女儿的抚养权,每每想到这些,刘丽的心都要碎了。

  这一天,她带女儿到河边玩耍,突然,她一把将女儿推进了河里,然后流着泪转身离去。她认为,既然女儿不能归自己,那丈夫也别想得到。

  然而女儿很幸运,被路人救了起来,事后大家只是以为孩子失足坠河,虚惊一场而已。

  面对重新活蹦乱跳的女儿,刘丽并没有放弃荒唐的想法。第二次,她又将女儿带到更为偏僻的河边,然后再一次把她推了下去……这一次,女儿没有那么幸运,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最终刘丽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要不是这些尘封了多年的案卷,朱晴根本无法获悉这个谜一样的古怪女人。

  在监舍里,刘丽从来不谈自己的过去,对别人总是大呼小叫,稍有不顺就破口大骂或大打出手,因此人缘很差。监狱领导也曾经给她安排过心理咨询,但最终不欢而散。

  “这是一个自己看不到希望的人,是个难管的服刑人员。”在工作交接时,同事曾经这样提醒过朱晴。

  正准备收起案卷,朱晴意外地在封面上发现了一个手机号码,号码后面写着“大姐”二字。

  朱晴估计这可能是以前的管教民警留下的。既然毫无头绪,不妨打个电话试试。

  一听电话是监狱警察打来的,刘丽大姐的态度就显得不太友好。

  “你们不要再联系我了,我没这个妹妹,她是个疯子,是个魔鬼。”

  “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是想问一些情况。”朱晴说。

  当得知刘丽今天抢了人家一个苹果却不吃,反而把它放在窗台上对着发呆的情况后,刘丽的大姐久久没有说话。

  ……

  “唉,今天、今天是菁菁的生日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哽咽了。

  菁菁,朱晴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因为刚刚在案卷中看到过,她就是刘丽亲手杀害的女儿。

  朱晴内心被强烈地震撼了,这个看似冷酷、孤僻和固执的女人内心居然还残留了些许温情。尽管已经过了20多年了,她还是牢牢地记着女儿的生日,今天,她抢了狱友的苹果只是为了祭奠那个被自己亲手害死的女儿。

  震撼之余,朱晴看到了丝丝希望——改造刘丽的希望。

  ……

  “刘丽,愿意陪我去操场散散步吗?”

  刘丽愣了一下,然后默默地跟着朱晴出了监舍。

  到了操场上,朱晴拿出了一个红彤彤的苹果递给了她。

  “今天是菁菁的生辰祭日,我想只要你好好赎罪,她在天堂一定会原谅你的。”

  刘丽呆住了,脸色变得无比苍白,呼吸急促,接着大颗大颗的泪珠夺眶而出。

  “谢谢,谢谢你,朱警官。”她接过苹果,紧紧地贴在胸口,生怕掉落,喃喃地说,“菁菁要是没死,今年应该28岁了,和你一般大……”

  (文中服刑人员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 杨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