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治工作 > 监狱管理
监狱管理
抗疫一线他们含泪坚守
司法行政人以行动践行责任使命
发布时间: 2020-03-25 10:49      来源: 法制日报
【字号:
打印

法制日报通讯员  郑心仪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 晨

还记得那个刷屏的视频吗?

火神山医院的一名护士,得知母亲去世,泪如雨下,只能面向家的方向三鞠躬,然后继续走上抗击疫情一线。

这样令人心酸的故事,也频频发生在司法行政领域。

他们是儿子,是女儿,是丈夫,是母亲……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得不放下这些身份,克服家中种种困难,担负起身为司法行政人的抗疫责任。

最艰难的食言

噩耗是通过电话传来的。

挂掉电话,52岁的徐宝秀默默地洗手、换衣服、喷消毒液……完成防护措施,他下意识地坐回椅子上,这才突然失声痛哭起来。

打来电话的是他的弟弟。弟弟告诉他,父亲因病去世了——这一天,是他在新疆一监狱指挥中心封闭的第13天。

他没想到,13天前的那一面,就是他与父亲的最后一面。

那是1月25日,大年初一。身为指挥中心主任的徐宝秀,完成了大年三十的值班值守任务,赶回吐鲁番与父亲相聚。

可到家还不到4个小时,他就接到了同事打来的电话,告知他需要立即返岗。

“爸,明天你们开开心心吃团圆饭,年后我再抽空回来看您……”几个小时前,徐宝秀还答应父亲大年初二一定陪他吃团圆饭,转眼就食言了。

可他不能不食言——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但他也不曾想到,这一别竟成永诀。

监狱党委第一时间前往慰问并关心他的需求,这位老党员坚定地说:“现在是疫情防控关键时期,必须坚守岗位、冲锋在前。虽然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子,没能送父亲最后一程。但作为一名党员,我必须忠于自己的职责。”

作为家中老大,徐宝秀把父亲的身后事拜托给了弟弟、妹妹;作为指挥中心的“擎旗手”,他必须站在战友的身前,赢下这场不能输的战“疫”。

旗帜无声,却能凝聚力量。

三声“对不起”

2月2日深夜,潘昌源朋友圈发了一条微信:“一句‘工作为重’,让我瞬间泪目。爸,妈,对不起。”这一天,潘昌源参加了防控紧急会议、给戒毒人员看了病、组织开展了防疫工作、起草了疫情相关的应急处置预案……直至夜深人静,满身疲惫的他,才能悄悄来到走廊,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几天前的大年三十,潘昌源癌症晚期的母亲突然昏迷,被送到医院抢救。他从工作岗位赶回,只待了不到两天,就收到疫情防控的通知,含泪奔赴“战场”。

作为广东省三水强制隔离戒毒所医院副院长,这场战“疫”,他无法缺席,只能用电话传达牵挂。而电话那头,家人告诉他:“不用担心,工作为重。”

2月3日,依旧是繁忙的一天。

潘昌源上午巡完病房,下午又拿起医药箱往外赶。

这一天,他在朋友圈发了两条微信——

“待疫情退去,普天共享平安时,咱们答应女儿的,去坐大飞机!”

“老婆,对不起,今年的结婚纪念日陪不了你了。这段时间你照顾家里,辛苦了。”

原本,潘昌源答应了4岁的女儿,假期带她坐飞机外出旅游。因为疫情,这个承诺至今无法兑现。而这也是第一次,他无法与妻子相伴度过结婚纪念日。

懵懂的女儿会在电话里问:“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带我去坐大大的飞机呀?”而妻子则笑着说:“你安心上班,家里的事,交给我。”

家人的理解,既是潘昌源的动力,也愈发让他感觉亏欠。

三条朋友圈,是潘昌源对家人的三声“对不起”。

“不称职”与“很无情”

大年三十这一天,胡萍接到了一个电话,又挂断了一个电话。

接到的电话,来自青海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通知身为二大队副大队长的胡萍,回所执勤。

就在前一天,她在手机备忘录郑重写下:“1月23日,妈妈二期化疗结束。”原本想陪因化疗产生严重不良反应的母亲,过一个开心年,她却刚到家就要离开。

挂断的电话,是拨给6岁儿子的视频通话,可不等对方接通,她就匆忙摁断——她不知该如何告诉儿子,自己不能去见他。

胡萍的丈夫是监狱民警,也在坚守着自己的岗位。而他们的儿子,放在外地的爷爷奶奶那里照顾。

即便有如此多的牵挂,胡萍依旧在给领导的电话中说:“有任务请先考虑我。我已经做好准备,时刻待命,随时出发!”

在胡萍心里,她是“不称职”的女儿,是“很无情”的母亲。但在母亲眼里,她是令人骄傲的女儿,而她的儿子,在得知爸爸妈妈不能来看他的消息后,跑进房间待了很久,然后跑出来自豪地说:“我的爸爸妈妈都是警察!”

他们都是普通人,却在这个不普通的时刻,含泪坚守,成就了不平凡的故事。

他们的故事,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写下了令人动容的注脚。

责任编辑: 朱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