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构设置 > 直属单位 > 法律援助中心 > 志愿行动
志愿行动
我在察县做法援(一)
我回家了
发布时间: 2019-11-01 16:59      来源: 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
【字号:
打印

“1+1”法律援助志愿律师  张砾心

图片1.jpg

“您好,我叫古再丽努尔,是维吾尔族,新疆师范大学法律系刚毕业的大学生,请小张律师多多关照。”站在我对面的美丽的姑娘就这样简单地介绍了自己,她是我在新疆伊犁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执行“1+1”法律援助的结对子大学生志愿者。她的眼睛有着维族血统人群典型的深邃,清澈迷人,普通话里也带着些微的“新普”(新疆普通话)卷舌音,说起话来弹性十足。古再丽努尔,意思是美丽的月光,嗯,人如其名。

所谓“1+1”,就是1名执业律师加1名大学生或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结成工作对子,到中西部欠发达地区开展为期一年的法律援助志愿服务,履行办理法律援助案件、化解矛盾纠纷、开展普法宣传和法治讲座、培养当地法律服务人才、应邀担任服务地政府法律顾问等项目职责。在新疆,古丽就是花的意思,我们的1+1组合就是两朵花在察县的公益之行。同时她是我的新疆舞老师,我是她的律师业务老师,注定我们的组合又是愉快的。

图片2.jpg

早就听说过“1+1”,对10年来参加的法律援助律师们无私的付出心生敬佩。当我看到朋友圈里转发1+1的报名通知后,我决定也要成为法律援助志愿者中的一员!报名、提交材料、体检……一切都顺利过关,既盼着派遣通知快点到,又不知道会被派去哪里服务,就像待字闺中的姑娘,知道自己会嫁人,又不知道会嫁给哪家英俊的儿郎。直到收到派遣通知,悬在半空的一颗心才算放了下来。这份派遣通知就像当初大学毕业领到的分配单位派遣单一样,五个红色的圆章,既是鼓舞又像是奖励。

图片3.jpg

我父亲转业援建新疆,我少年时随父母在乌鲁木齐生活,虽非生于斯,却是实实在在的长于斯,直到在北京做17年律师。掐指一算,我竟曾在新疆待过20个寒暑,早已算是半个新疆人。在北京多年,我还时常怀念新疆甘甜的葡萄、杏子、哈密瓜,咬一口,甜蜜的汁水充溢唇齿间;还有一眼望不到头的公路,仿佛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当得知派去的服务地是伊犁自治州察布查尔自治县,我心里更是喜悦,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察布查尔县地处新疆西天山支脉乌孙山北麓,伊犁河以南,西与哈萨克斯坦国接壤,是中国唯一以锡伯族为主体的多民族聚居的自治县,钟灵毓秀、风光绮丽,人称塞外小江南。出发前,我把手头案件统统做了转委托、退费等处理,一心盼着出发的日子早早到来。

图片4.jpg

人常说,不到新疆不知中国大,不到新疆不知中国美。在西宁参加派遣会之后,我换乘了火车、飞机、汽车等交通工具,终于抵达了伊利自治州。从西宁出发,10个小时火车,途径张掖、嘉峪关、玉门关、哈密、吐鲁番等抵达乌鲁木齐。一路上,窗外的风景不断变换,从丹霞到戈壁,从盆地到绿洲,窗外的庄稼也从苞谷麦田逐渐变成瓜田葡萄架。看着窗外,我仿佛穿越了时光隧道,又回到了30年前去大学报到的那辆列车,不同的是,当初的拥挤纷杂的绿皮车换成整洁舒适的和谐号,真快,无论是时间还是列车!到了乌鲁木齐,距离伊利还有近700公里,新疆真大啊!

图片5.jpg

得知我的行程,察县司法局干部早早驱车赶到机场热烈相迎,作为援助律师,我受宠若惊。一下飞机就见到了察县司法局公共法律服务中心漂亮的80后陶珍珍主任,珍珍主任一见到我就热情地叫我“小张姐”,让我倍感亲切和温暖。在察县第一个星期里我就这样被70后和80后称呼为:小张律师、小张姐。我很受用这个称呼,说明我还有青春活力和激情。五年前开始做公益,参与组织了北京西城律协针对内蒙喀喇沁旗开展的“大手拉小手”一对一捐资助学活动,被当地老师和捐助孩子成为“张妈妈”。到了察县后,我又多了一个称呼——“小张律师、小张姐”。我心中暗暗立志,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一定好好做好小张律师和小张姐,不辜负组织的嘱咐和当地人民的信任。

新疆地处西北边陲,维稳压力较大,司法干部绝大部分都在一线奋斗,工作起来不分昼夜,5+2和白加黑是常态,非常辛苦。他们三分之一人员在驻村,三分之一人员下沉,剩下的三分之一人员则留守在单位里做全部的工作。这几天司法局接到了到村子里帮助困难少数民族家庭摘红花的任务,所有干部必须轮流一遍,大家对这种随时入村的工作习以为常了。

我到了察县司法局公共法律服务中心报到后,服从司法局的工作安排,成为一名工作人员。不仅做咨询、法律援助案件,还要做司法局干部要做的值班、下村等工作。接下来这一年时间,我必须受得住孤独、耐得住寂寞、战胜恶劣的自然环境、挑战自己的一切不可能、方能完成任务,成为更好的自己。

听说参加1+1被分配到的服务地大多数是无律师县,志愿者将成为服务地的唯一律师。我想象着能毫无利益地“独霸”法援案件,好好“大有作为”。但是参观察县司法局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办公室后我有点小失落:因为全县已有9名律师,4名实习律师,20名法律工作者,光是在察县司法局公共法律服务中心每天就有四名坐班的法律工作者。全县15个村,每个村都派有村法律顾问,察县律师和法律工作者每人每年有50多场普法宣传。虽然我每天也忙碌地接待咨询、到学校做普法宣传,比如周日上午我在学校讲了四个班级的四堂法律课,第一次体会到了一个上午在讲台上脚都站疼了。察县司法局范兴瑜书记说,“你带来的是北京律师的先进经验,希望能带动本地司法服务发展”。一想到我是代表着北京3万多名律师而来,带着提高察县的司法服务水平的任务而来,背着这份使命,失落顿时转为“鸭梨山大”。

察县地理位置遥远偏僻,接受最新知识和信息很慢。我想距离不是问题,只要想改变,一切都有可能。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给各行各业带来了颠覆性的改变,近几年来,人工智能在法律领域的各种应用场景中逐步落地,大大提高了司法效率和质量。法律科技正在为律师业务创新赋能,并改变了传统律师服务业态,为律师发展带来了全新机遇。受到“一块屏幕”的教育革新的启发,我联系了成功开发人工智能软件Alpha的北京新橙科技有限公司,想向新疆法律工作者展示下北京律师工作的日常。Alpha法律事务管理系统是一套集律所管理、法律大数据和专业服务为一体的智能办案系统,包括案件管理、文档管理、客户管理三大核心模块,将可视化、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三大前沿技术融入每一个模块,实时反馈团队成员的参与度,可以提高法务人员专业判断的准确度和工作效率。

在察县司法局的组织下,《科技驱动法律》远程视频培训会在7月13日上午成功举办了,全县30多位法律工作者共济一堂,智能检索、文档生成、大数据、可视化……,当看到按照察县律师们告诉的熟悉的法官的名字输入后形成的可视化报告,一片哗然。科技赋能法律而成的全新的工作方式,给在场的30多位法律工作同仁们带来了冲击,他们非常兴奋,感叹要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接受人工智能给法律带来巨大的变化。看到他们喜悦在脸上,我更是喜在心头。

一年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默默给自己树立一个小目标,做多少场普法讲座,办理多少件法援案件,帮助多少个孩子,捐建图书馆以及做一些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好事情”,比如,让科技给边陲小城带来变化。我期待着我的服务能给这个西北边陲的小城带来更多改变,我更期待我为期一年的志愿服务能结出更多硕果。

责任编辑: 张丽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