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构设置 > 直属单位 > 法律援助中心 > 志愿行动
志愿行动
我在察县做法援(五)
苦亦甜
发布时间: 2019-11-01 17:17      来源: 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
【字号:
打印

“1+1”法律援助志愿律师  张砾心

来到服务地仅仅一个月,来自大连的年仅45岁的程东律师在西藏那曲突发高原肺梗塞抢救无效牺牲,援藏律师用生命谱写了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我们法律援助志愿律师都表达了敬意和惋惜。第二个月,高兴振律师在全国法援律师群发微信消息“慈母病逝,在外法援,不能床前尽孝,百身莫赎。高兴振泣陈”。第三个月张小平律师也发了“慈母病逝,享年66岁,撒手之时不能随伺身侧,如今阴阳两隔,再不能见!子欲养而亲不待,涕泪涟涟,痛彻肺腑!!!”。我们所有的法援律师听到这些不幸的消息都很难过,纷纷在群里安慰,彼此鼓励。

在北京律协慰问援疆志愿者律师座谈会上,我们六个来自北京的援疆律师胡勇峰、王跃、李建国、孔建、吕铸律师自西宁派遣会后的首次再聚首,两个月的服务之行,大家都各有感慨,我归纳为六苦六甜。

第一种苦是忍受生活条件艰苦。先是住宿条件的不方便,有的住在办公楼宿舍,卫生间在走廊,也可能是楼下。晚上起夜,去趟卫生间,一来一回就像夜跑了一圈,在运动分泌多巴胺的刺激下,再躺下就睡不着了。还有吃饭的不方便,服务地的条件各不相同,我们好在都有食堂吃饭,但是没有食堂的就很不方便了。比如吕铸律师从来没做过饭,他在若羌第一次做饭时,是想做西红柿炒鸡蛋,但是他打鸡蛋时,鸡蛋壳丢进锅里,鸡蛋液掉在地下。他实在学不会做饭,只得求着一位同志一起搭伙吃饭,他负责买菜和肉,让人家一定收留他,“给”他一口饭吃。这种苦也许没多久就变成了一种幸福,借此受逼迫学会下厨;或者因搭伙同志的好厨艺让他长胖了好几斤。其三是不能洗澡。有的服务地不能提供洗澡的条件,只能自己烧热水,沾湿毛巾擦拭身体。转念想想我们国家是缺水大国,洗澡不方便就当是节约水资源了。这种种生活条件的艰苦锻炼可能会让人更懂得珍惜,更有幸福感。

第二种苦是适应服务地的各种气候。有的服务地如青、藏地区海拔很高,呼吸都很困难,伴随的是头疼失眠等高反反应;有的服务地潮湿,冬季又冷又潮;有的服务地每年的最高温度零上四十度,最低温度接近零下四十度,没有空调,几乎八十度温差的极暑极寒的天气真是考验人。新疆有的服务地干燥难耐,比如若羌这样的沙漠地带边缘地区。好多人都听过“早穿皮袄晚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这就是说新疆一早一晚温度的悬殊,我想正是新疆这种昼夜温差大,冰火两重天的特殊气候,造就了新疆“瓜果之乡”的美誉,这种与众不同的异域风情体验,此生难得。志愿律师接受、珍惜、享受,咱也赶一把“沉浸式旅游”的时髦。

第三种苦是自由职业变成早十点晚八点的坐班。从事律师职业多年,尽享了时间和工作环境的自由,早就不习惯坐班的束缚。虽然不习惯坐班,但是来到服务地必须适应服务地的工作方式,我也从最开始的不适应变得习惯,我的生活变得规律起来,睡眠也得以改善,当然,也可能是白天疲劳,晚上才睡的香甜吧。

第四种苦是周六日、节假日不能休息。双休日的目的是缓解疲劳,恢复精力。但我们每天都必须上班。智商情商时刻在线,执业多年,难得长期保持紧张,这不失为一次身心的双重锻炼。

第五种苦是什么工作都得做,什么工作都要会做,没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女人变男人,男人变超人,法援的多样化服务实现了人的“质变”。

第六种苦是孤独和寂寞。下班后,没有陪伴,没有人交流。一个人的时候倍感孤独,就开始牵挂着家里孩子、丈夫(妻子)、父母的身体健康。然而远隔千山万水,什么都无能为力,你的全部精力只属于服务地的工作。这时候孤独寂寞是一种困境中的体验,又是一种修养。

我看到了一篇关于吃苦的文章,“吃苦的本质是长时间为了一件事聚焦的能力,以及在为了做一件事长时间聚焦的过程中,所放弃的娱乐生活,所放弃的无效社交,所放弃的无意义的消费生活,以及在这个过程中自控能力和自制能力,以及坚持能力和思考深度。这才是吃苦。”对比一下,我们似乎都在吃苦。可是投身法援事业,是我们法援志愿律师无怨无悔的选择,我们是心甘情愿地选择吃苦。因为通过我们的工作实现了法律援助工作的意义,我们感觉比吃了蜜都甘甜。

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中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不仅处于险阻、僻远的奇妙瑰丽风景需要持之以恒、矢志不渝的精神才能看到。世上许多事情想做成功同理也需要敢于坚持、探索、克服万难。虽然坚持做一件艰苦的事,比你想象要难得多。但是我们都是为了我们的追求才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我们的内心是无比愉悦的。正是我们法援律师身上这种能吃苦、守初心、担使命的责任感,和坚定的内心、坚毅的品格,才让“1+1”法律援助事业绵延不断,持续下去。

责任编辑: 张丽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