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构设置 > 直属单位 > 法律援助中心 > 志愿行动
志愿行动
深情戍守-----法援行动在新疆拜城县
发布时间: 2019-11-12 14:38      来源: 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
【字号:
打印

“1+1”法律援助志愿律师    胡勇峰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2018年7月北京动员会后,踌躇满志地坐上西行的列车的情景犹如昨日。参加法律援助志愿活动是我自己的选择,在踏上西行之路的那一刻,我的心里涌现的是法显,是玄奘,是谪戍伊犁的林则徐,或许这是对自己的一种心理暗示、一种精神方面的拔高。“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谪居正是君恩厚,养拙刚与戍卒宜”,不怕各位笑话,我在阿克苏的手机微信昵称就是“戍卒-砂”。我要做一名戍守边疆的无名小卒,一颗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小小沙粒。

我是2018年7月9日上午九时到达服务地阿克苏拜城县的,放下行李即按照新疆作息时间---十点即进入岗位——拜城县行政服务大厅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窗口,一种崭新的工作状态开始了。司法局领导对我的吃饭、住宿事宜早有安排,因我是凌晨五点到站,司法局里专门派同事依力亚尔深夜赴库车火车站接站。接头倒是很顺利,联系人说司法局里派依力亚尔师傅接我,给我的印象就是派来一名司机是个维族大叔。到站他打电话听声音也很苍老,天黑也没看细看。上车北行,天色渐明。一路渐渐聊天,他普通话很好,声音也渐渐清脆。到了却勒塔格盐水沟峡谷检查站(古盐水关与柘厥关、雀离关、铁门关合称西域四大关),我才看清楚,他只是没刮胡子,实际应该很年轻不超过三十岁。回到车上一问才知道,他才26岁,比我姑娘大一个月,南京大学地质系毕业,司法局矫正科司法助理员,毕业也就两年,可见西域风沙确实厉害。

拜城县境在西汉以前属匈奴,西汉时为西域三十六国之姑墨、龟兹国地,公元前60年(神爵二年)隶西域都护府,西晋属焉耆国,东晋属高昌郡,唐初平定鞠文泰高昌国后,属安西都护府龟兹都督府姑墨州,时有“阿悉言城”即今拜城镇、“俱毗罗城”即今赛里木镇。县境内自西向东五条大河由天山主脊冰川发源,平行由北向南奔腾而下,木扎尔特河(冰河)最为浩大,其源头为汗腾格里峰即中哈塔三国界山;依次有喀普斯浪河-台勒维丘克河-喀拉苏河-克孜勒河汇入,众水归入克孜尔水库,烟波浩渺的水库旁就是享誉中外的三千年古刹克孜尔千佛洞。当地人称拜城为巴依(财主老爷)城,事实上拜城在当地维语中读作“拜什”也就是五,拜城就是五河之城的意思,就像温宿是十水之城的意思,阿克苏是白水之城一样,水源对于南疆是最为最要的生产生活资料,有水就有一切,乡民对于水是一种图腾一样的崇拜。

自古以来穿越天山的乌孙古道、夏特古道就在本县,是旅游探险者的天堂。乌孙古道上的阿克库勒湖被称为天堂湖,湖面海拔3300米,是世界最高的淡水湖,风光绝美,犹如仙境。夏特古道的万古冰梯,是历代戍边军人驻守换防、追逃捕叛的军事要道。清初达瓦齐叛乱、大小和卓之战,甚至晚清阿古柏之乱,夏特古道均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军事要道。如今哈达木孜达坂上的热湖,依然四季云蒸霞蔚,神秘莫测;自破城子到昭苏县夏特120公里,可以说是天然的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因为顺着河谷逆流而上,经过的每一步路都渗透了历代戍边将士的生命和鲜血。行走其间,任何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

一、建立接待笔录制度,做到接待案件件件有迹可循

图片1.png

言归正传,正式上班后,我发现根据司法局里的要求,对每一位前来咨询的群众都要在《拜城县法律咨询情况登记台账》上作出记载。但台账很简略,我觉得仅做台账简略登记,根本无法反映接待情况全貌,以后查找起来,即使是当时负责接待的人员也想不起来是什么事情。于是我按以往工作经验编制了新的《接待笔录》模板,较为详细记载每一位来访者的基本情况,诉求和争议要点,联系方式,然后对其诉求作出尽可能准确的解答、答复,接待完毕由其签字留档。我认为这样做,既有利于以后的工作中难免发生的遗漏、遗忘;也是对来访群众的尊重,倾听和记录,对于贫苦无依的百姓,即使解决不了什么实际问题,但是也是一种温暖和关怀,最能体现党对人民群众疾苦的深切关注。尽管由于本人业务能力不高、水平有限,可能存在不正确、不准确的答复,记录在案可能会引起非议,但是正如习总书记引述林则徐的诗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即使是错了,不也是对以后工作的惊醒和鞭策吗?

事实上,确实老百姓就同一事务物反复来咨询的情况很多,甚至每一次讲的都不一样,这时候有笔录就方便多了。因为律师执业规范要求我们对于当事人的情况必须尽可能地掌握,对于翻来覆去前后不一的陈述要归纳总结,弄清事情的原委,这样才能更合理地作出处理,在我的服务地,由于来访者大多是维族百姓,他们几乎没有证据意识,所有事情都是空口无凭的言辞,因而笔录更为重要。所以,建立接待笔录制度,有利于我们工作的开展,也有利于后来者从中借鉴。当然,这会增加工作量。

二、因法院积案较多,尽量引导当事人调解解决

图片2.png

在接待中我还发现,大多数涉及汉族群众的案件是来疆农民工的劳动报酬问题,他们因为自身学历、阅历有限,法律意识淡薄、粗放式的交易习惯,加上雇佣方对临时雇工行为缺乏必要的法律意识,很少有签订劳务合同的,甚至连简单的条据也不打。一旦发生争议,双方各执一词,很难判断谁对谁错。而且农民工急于返乡,因吃住费用无法在疆持续等待,因而这类案件即急迫又很难处理,或许最终赢了官司却因诉讼成本(当事人的食宿花费)较大,甚至得不偿失。

这种情况下,我们主动联系县劳动局劳动监察大队,达成一致意见。由法援中心在问明情况后,制作笔录和《劳动监察投诉书》,再转交监察大队处理,监察大队有行政执法权,对于辖区企业有权传唤、处分,由他们依法处理,即快速又有保障,及时准确地解决农民工的燃眉之急。监察大队对我们的工作也表示肯定,原来农民工们到他们那里去往往情绪激动,说也说不清楚,他们也很难着手。经过我们接待后将情况理清,他们处理起来也很便捷。有几位农民工就是当天拿到劳动报酬,满心欢喜的返回老家。

再如,维族女孩古丽夏提因为出车祸,头部受伤,没有钱治疗,她想起十年前母亲出车祸去世,肇事方及学校、保险公司的赔偿款由其舅舅作为监护人保管,现在她舅妈说钱被没收了。女孩就找到县检察院请求调阅当年的法院判决,恰好我刚下班回宿舍到楼下(司法局和检察院是同一栋办公楼),分管检察长挡住我说这个事能不能尽快给调解一下,并当即联系了她的舅妈来检察院,我和检察院的同志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半,舅妈和另外两个亲戚来了,我们给他们双方做了调解,舅妈当场先支付了25000元,解决了古丽夏提·卡迪尔的费用问题,双方都表示满意。

三、对于当地习惯性的错误,依法据理力争,确保法律的正确实施

譬如,当地法院一直将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一裁终局的裁决和非终局性裁决同等对待,错误地给予用人单位司法救济。不仅浪费司法资源、而且有助长用人单位滥用诉权的危害,使其拖延履行生效文书确定的支付义务成为可能,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但这一做法在当地一直畅通无阻,法院对于这种违法的起诉,照单接收,立案开庭。在代理拜城县昌恒热力有限公司诉张再良经济补偿金纠纷案中,对用人单位的不当诉求我们据理反驳,要求法院严格执行《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相关规定,正确适用法律。经过法庭辩论,最终县法院依法驳回了用人单位的不当起诉。

还有,在2018年度拜城县绿盈番茄制品有限公司与西红柿育苗户、种植户种植养殖回收合同纠纷中,当年10月15日10户西红柿育苗户、30户种植户围堵县政府,我们出面立即加班制作保全申请书,下午7点半就将申请递交法院,三天内法院即查封了绿盈公司产成品西红柿酱5000吨。但是我们紧锣密鼓的整理证据、编制目录、制作诉状26日交到法院,却迟迟不能立案,直到元旦以后才陆续开庭,开庭中对方提出毫无依据的管辖异议,只能再次拖延。最近中级法院驳回了对方的管辖上诉,但是这些种植户多的种650亩,少的种100亩,每亩成本在2200元到2800元之间,新的一年春耕开始,根本耗不起,只能在庭前接受不合理的调解。对于这种立审不分、审执不分与司法改革方向背道而驰的情况,我们也无能为力,只能对这些百姓说声抱歉。但我相信,人人心里有杆秤,老百姓对于我们的援助是感激的,他们也能理解我们,因为我们是和他们心意相通的。

2007年,米吉克乡养鱼户陈某、龚某向分销商岳某购买鱼饲料,按照行业习惯,送货后以当期出塘商品鱼计价折抵。但公司每次送货时都要求收货人在打印的欠据上签字,表示货物已经收到。截至2012年初所有款项已经全部与分销商结清,陈某由于连年亏损也不再承包鱼塘,到处打零工讨生活;龚某继续承包鱼塘但也是惨淡经营。2018年6月13日二人被传唤到法庭开庭,经过审理法院认为有其亲笔签字的欠据和证人作证2018年3月曾向二被告口头主张过权利为由,判决陈某承担约62万元,龚某承担约79万元债务。

二人拿到判决后吓得晚上觉也睡不着了,本身就是贫困家庭,拿什么还这么多钱?他们就到法律援助中心来,工作人员先给他们写简单的上诉状,先保住不要过了上诉期,交待他们等我到岗后接手办理。到服务地后,经详细询问两位申请人,我基本了解了案情,案件确实存在诸多问题,但本案的复杂性在于欠据确实是二申请人所签立,而且分销商以商品鱼抵饲料款的事实也没有任何书面证据。案子的突破口在哪里呢?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苦思冥想,突然想到在接谈过程中,申请人曾提到饲料公司是先起诉分销商后再起诉他们的。我马上在法律文书网站输入原告名称进行搜索,果然查到了该公司起诉分销商岳某的一份准许撤诉的裁定。裁定本身没有实际内容,但是有收取诉讼费的数额。我以诉讼费金额倒推计算出该案的诉讼标的,和现在这两个案子标的之和是相等的。此时我就做到了内心确信---这是一起公司起诉分销商啃不动,回过头来捡软柿子吃的案件。饲料公司是明知二被告已经支付款项,恶意提起诉讼,二申请人的陈述的事实是真实可信的。

于是我按照这个思路准备了二审开庭要点:

(一)一审法院开庭前并未向被告送达原告的证据副本以供核对;

(二)一审法院开庭过程中也并未将全部证据材料交由被告逐一质证,甚至没有展示证据原件;

(三)一审法院将公司业务经理在超过诉讼时效数年之后,口头主张债权,且没有得到上诉人认可债权的证词,作为尚在时效之内的关键证据予以采信。

二审中我指出了上述问题,并对饲料公司可能涉嫌虚假诉讼予以释明。饲料公司出庭人员在电话沟通其单位领导后,当庭表示放弃原审判决确定的所有权利,双方当庭达成调解。

从这一案件中,我深深的理解到了民事诉讼法对于举证期和庭前送达证据材料、证据交换制度的科学性,只有这样才能杜绝当事人搞证据突袭。而我们当地法院在这一点上做的还很不够,似乎还停留在“重实体、轻程序”的纠问式审判时代,控辩式的审判方式还没有完全落实。譬如当地法院立案时只收取一份证据复印件,只有一份就不可能转送对方当事人一份,对方当事人开庭前根本看不到证据副本。类似的情况还有,当地法院将仲裁文书中载明的一裁终局的劳动争议案件,依然受理用人单位提起的诉讼。我当庭提出后,法庭说我们一直都这么办的,我说你们想一直错下去吗?还有立案时所有买卖合同纠纷均列为分期付款买卖合同,这是把普通买卖合同纠纷案件的案由定成特殊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其实没有必要;这些都是错误的习惯。古人讲:“官肯着意一分,民受十分之惠”。关系到民众切身诉讼权益的司法改革成果尚没有深入落实到每一个案件。法治之路,漫漫而修远。

四、群众利益无小事,对待工作要怀有持续的热情

在志愿服务地,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了在疆干部强烈的工作热情和责任感。这边的工作是满负荷的,公务员基本没有休息日和节假日。

一次在例行下乡检查中,温巴什乡托万克开外孜力克村(意为下棉田村)群众反映,有个汉族老板在2017年收了他们的土豆,到现在已经快两年了,人也找不到了。于是我和村委会约定第二天来具体办理,先请他们提前通过村里的广播喇叭通知,准备好身份证、合同、收货单据。回到单位立即打印格式委托书,制作笔录、统计表格、准备相机等等。第二天按时赴约,去了一看将近100人,男女老少都有。在助理维族女孩米克热阿依的帮助下,我们逐一登记、身份证拍照、证据拍照、委托书签字捺印、笔录签字捺印,整整一天,喝水的时间都没有,看着我们忙碌,老百姓虽然语言不通,但眼睛里的笑意,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奖赏。因为我考虑,他们89户人进一趟城里不仅需要花费时间和钱,而且县城人流增大也不利于社会安定,我们来村里现场办公更方便群众。确证回来后,经过整理,理出头绪,做好表格,联系对方当事人,经过三次商谈,最终确定老板欠种植户64户23万余元,种植户欠老板种子、化肥的10户7万余元,还有15户种植户欠老板几十块到一两百,老板表示放弃对着一部分的追索。笔录签字,核算表签字。老板积极筹款准备一次性支付,我们也承诺,他要追索欠化肥种子的农户我们也可以予以协助。

五、担任驻军法律顾问,做好拥军事业

当地驻军是一支光荣的从抗日战争年代成长起来的部队,我受聘担任驻军法律顾问,代为处理涉及部队官兵个人和单位本身的法律事务,以及普法宣传、法律讲座、为部队及官兵答疑解惑。

其中有一个案件很典型。是一个合同要约发出后,受要约人实质性改变要约的案件。某商贸有限公司经过招标为驻军供应冬储蔬菜,但为了分发方便,部队军需部门的主管就电话告知该供货商请一并供应若干包装物。但该供货商在招标后并未积极组织货源,等到部队催要货物,他才去采购,但这时候菜价已经涨了,供货商无利可图甚至略有亏损,为了弥补亏损,就故意曲解称军需官告诉他要若干把包装物,是原定的50倍。屡次找到部队纠缠,部队也没法处理,就来咨询我,我答复可以正式通知他提起诉讼。在诉讼中,该供货商当庭陈述“光供菜我就亏死了”。这是比较常见的一种商业操作手法---低价中标,另想歪门邪道弥补利润。依照法律规定,受要约人对要约的内容作出实质性变更的,该要约失效。其作出实质性变更后的要约为反要约,部队并未接受该反要约,因而合同也就没有成立,法院依法作出驳回起诉的判决。

我还为其他官兵解决了不少法律问题,为驻守边疆的战士提供法律援助咨询是我们无上的光荣,拥军就要为部队官兵办实事。

我做的这一点工作,相对于其他同来援疆提供志愿服务的24名战友和全国三百名法律援助志愿律师而言,只是九牛一毛。援疆是一个重大课题,也是一个历史课题。随着时代发展援疆的重点、策略、项目、行动都会做出适时调整,但是在国家法治化进程中,作为法律援助方兴未艾,大有可为。我们要发挥日拱一卒的作用,为国家法治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这是无上荣光之事。作为援疆人、作为法援人无一不是有家国情怀的人,也希望更多有志之士,加入我们的志愿队伍,我们期待国家法治大成之日的早日到来,更殷切期望祖国辽阔的西域大地祥和平安,各族人民幸福安康。

“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利在一时固谋也,利在万世者更谋之”!援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责任编辑: 张丽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