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如何做好法律服务工作在个案中的落地探析——就一起医疗纠纷法律援助案的办案思考
发布时间: 2020-04-15 15:58      来源: 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
【字号:
打印

河北三和时代律师事务所律师     杨瑾

自“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开展以来,如何更好地立足本职工作,将“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践行在法律服务工作中,已成为每一位有担当有情怀的律师从事法律援助的首要目标。70年建国大庆期间,“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开”,成为朋友圈最火、最暖心的话语!

诚然!有国才有家!体现在我们日常生活工作中的点点滴滴!俗话说“三句话不离本行”,就拿法律援助制度来说,作为实现社会正义和司法公正,保障公民基本权利的国家行为,就能暖暖地体现“我和祖国一刻也不分开”!律师队伍作为落实法律援助事业的重要主体力量,如何将法律服务工作更好地践行在每一个个案中,如何在每一个个案中使受援人更好地领悟到国家对其权利的保护,真正地实现法律在当事人心中的公平与正义,进而步入受援人自觉自愿地守法、依法的良性循环,无疑对家庭、企业,乃至社会都有着深远的意义。正是抱着这样的信念,在日常工作中,稳扎稳打,一以贯之,无论纷争如何,我都将陪伴着你走出泥泞,回归和谐与幸福!作为一名律师,我一直在默默地与受援人有声无声地进行着如斯的沟通和对话。受援人文某的医疗纠纷法律援助案也不例外。

案情慢慢回放   思绪细细导引

序幕:2018年6月20日下午,经本所律师介绍,河北省法律援助中心杨长军与我接通电话,称事情紧急,当事人文某的妈妈正在法律援助中心等待,声称因沟通不畅要求立即更换法律援助律师,重新指派执业年限较长、经验丰富的律师代理其儿子文某的医疗纠纷案件。杨长军问我能否代理,我当天正在接待当事人。经过简单的沟通,我回复可以安排走法律援助指派程序。

开端:与一个拒人于千里之外、防范和抗拒心超强农村妇女的第一次见面。

当天到我办公室来访的是一名身穿一身红衣、手拿红色手提袋、戴着大墨镜的四十多岁的农村妇女。进门后,她气势汹汹问的第一句话是:你和法律援助中心是什么关系,是不是你们已经说好怎么办俺孩子的案子了?之后更是是连珠炮的发问:你执业多少年了......最后一句话是:如果不满意,我还会去法律援助中心闹事,直到我满意为止!

面对此情,我没有立即回答她的任何问题,只是请她坐下,默默地看着焦躁不安的她,静静地聆听她语无伦次的车轱辘话,时间持续了二十来分钟之后,她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低到几近常人的语速和声调,我仍然没有打断她,直至她自己不再说话(但她整个人还是保持着紧绷和对抗的状态)。看到她不再说话,我平静地问她说完了没?如果说完了,我开始回答她的问题。我告诉她我是一名执业律师,是受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代理她儿子的案子的,法律援助制度是国家专门设立的一项救助制度,律师是受指派履职,并且告诉她:“我也是一个十四岁孩子的妈妈,你先听听同为母亲的我与你聊会儿。我们彼此尊重,你讲话时我没有打断你,在我说话时,也请你不要打断我。有问题,我们可以进行下一轮的沟通。不满意,你也可以继续离开。”我们的谈话在她躁动不安的状态下缓缓展开,直到她紧抱在胸前的双臂慢慢松弛下来,弥漫在空气中的火药味逐渐消融。

谈话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因她来时未带案卷资料,我约她回去取资料后随时可以再联系我。我们的谈话暂告一段落,文妈妈离开时,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之前的律师能这样跟我说话,我可能就不换律师了。”

进展:周密部署、详尽分析、多路径服务。

6月22日,时隔一天之后,文妈妈又出现在事务所。

鉴于文某的案子属于已经过两次一审、二次二审的再审申请案,为了稳定文妈妈的情绪、保证办案质量,经向法律援助中心请示,我特意增加了同年龄段的本所张律师和我共同代理本案。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和张律师分别或者共同密集接待文妈妈多次,从调卷、阅卷、申请听证、分析案情、提供法规等多角度、多路径为文某提供法律帮助。经过数次见面沟通,在穷尽各种证据、法条、判例之后,代理思路逐渐清晰,文妈妈对法律的错误理解和偏执逐渐消除,重新建构了对法律的认知。文妈妈的对抗、多疑渐渐消融,由开始的横眉冷对到之后发自内心的笑容洋溢,进而发展到每次讨论案情到饭点儿时非要请我们吃饭表示感谢,中秋节、春节来临之际拿来土特产聊表心意等等,我们只是笑笑告诉她,这是国家指派给律师的案子,我们只是在做好自己的本分事,如果要感谢,请感谢国家、感谢组织!没有国家的法律援助制度,我们可能也不会认识!如果非要感谢律师,那就做个好妈妈,将正能量传递给孩子,告诉孩子社会是公平、正义滴!国家没有放弃他,社会都在帮助他!

梦想总是美好的   现实困难也要克服的 

文某,2005年出生,2013年因感冒经诊所治疗发生医疗纠纷,被诊断为“颅内静脉系统血栓”,自病后未能正常入学,需要手术颅内取栓,因家庭困难,无力负担手术费用。虽然2018年8月河北省高院组织了听证,我们也认真将与文妈妈多次沟通确定后的代理意见递交给省高院合议庭,从案件事实、举证责任、法律依据等方面作了详尽分析,但终因原案件历时时间长、争议较大,案件至今未出结果。作为代理律师,我们将文某急需做手术的客观困难如实向省高院做了反映,并多次向法院递交了补充代理意见以及判例,希望法院能够立足事实和法律作出公正裁判。随着文某年龄的增长,做手术取栓的时间越来越迫切。2019年3月,北京医院给文某开具了住院证,为帮助文某解决住院费问题,我们只能向主办法官求援,希望法官通过调解由诊所给付或诊所以第三方名义捐赠文某一部分费用先做手术,但努力未果。同时,还尝试通过水滴筹等途径协助其筹款,因平台需要患者住院手续、照片等,未果。2019年5月,我们在参与省妇联组织的法律宣讲活动中,经法律共同体“木兰有约”的帮助,在省妇联权益部的努力下,文妈妈向省妇联递交了求助申请,9月底,该笔救助金已经发放到位。文妈妈对妇联的帮助非常感谢!虽然案件尚未出结果,但主办法官对文某的经历深表同情,表示可以考虑通过帮助组织个人捐款等方式筹集手术费。

尾声(法律之外的思想扭转):“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没有分开”!在向文某提供法律援助的过程中,我们深深地体悟到了这句话的温度和深度,也在提供法律援助的过程中,为法律服务如何落地找到了更好的切入点。期间,为了审慎把握案件的正确导向并正向引领文妈妈的思想和情绪,河北省法律援助中心曾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力争将文妈妈之前惯性上访的思维模式转换回归到正常的诉求中来。

除了在法律上为受援人提供正向路径疏导之外,我们作为代理律师,更多地是与文某和文妈妈进行思想上的沟通和交流,使小文某感知到在他的家庭之外还有很多关心和帮助他的人,在他的人生旅途中国家和社会都在陪伴着他成长。一次偶然的机会,第一次与小文某接通电话后,我们聊了很久,聊他喜欢看的书、喜欢做的事儿、长大后的理想等等。当文妈妈回到家得知我和文某通话的事情后,小文某的开心竟然引出了文妈妈欣喜的泪水和哽咽的感谢。基于母亲对孩子的保护,文妈妈近几年下意识地形成了“炸刺式”的思维和语言模式,经过我们长时间的沟通和心理疏导,文妈妈的内心逐渐平静柔软下来,也逐渐明白,作为一个妈妈究竟应该如何保护孩子,妈妈思想上的引领将会对孩子的终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无知地将抱怨、仇恨等负能量传递、种植在孩子心里,孩子的将来可能会重蹈覆辙;正向引领,无论孩子将来富贵、贫穷、健康、疾病,孩子的内心都将是富足、和谐、幸福的!

伴随着文妈妈对法律援助制度的正确认知,相信她也会越来越体会到国家对她和孩子的帮助,进而回馈社会!无论案件结果如何,我们彼此都要心平气和,共同祝福小文某的身心得到健康成长!

责任编辑: 张丽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