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行动
陕西律师农民工维权工作总站为民解忧
发布时间: 2020-12-18 16:40      来源: 法治日报
【字号:
打印

法治日报见习记者 张守坤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周斌

年初,陕西省安康市农民工李本智给陕西律师农民工维权工作总站(以下简称工作站)援助律师送来锦旗,表达感谢。原来,李本智为某公司安装空调时不慎摔伤,被鉴定为九级伤残。工作站律师为其代写仲裁申请书,提供劳动仲裁程序咨询,指导他到仲裁庭立案解决问题。最终,用人单位当场表示除全部承担住院及门诊医疗费用外,现场赔偿4.5万元,一个月后再赔偿3万元。

这仅是工作站为民解忧、专业维权的一个缩影。

据了解,陕西律师农民工维权工作总站是由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法律援助项目提供专项资助、目前陕西唯一一所纯公益性质的法律援助机构,专为农民工、未成年人、妇女、老年人、残疾人等困难群体提供免费法律服务。目前每年接待来电来访咨询1000多件,办结各类法律援助案件400多件。

建设规范化

工作站位于西安市环城东路南段36号,出东门便是西安市中心,交通便利、标识醒目,很容易找到。工作站副主任孙蓉介绍说,这是选择将工作站建在这里的初衷之一。

工作站服务对象多是生活困难者,工作人员全部热情对待。一名农民工接受孙蓉的咨询服务后,在意见征询表上写下“农民工工作站办在我们心里”的评语。

孙蓉说,90平方米的工作站具有必要的办公、办案设备,具备咨询接待、申请受理、审查指派、协商调解、个别谈话、文书档案存放等功能,能够满足日常接待和办公需求。

虽然地方不大,但工作站每年要处理成百上千件法律咨询或法律援助。为提升工作效率、更好服务群众,在“中彩金”项目支持下,工作站建立内部管理、律师执业规范、业务培训、人员录用考核等规章制度。

公益法律服务及法律援助项目的有效实施有赖于职业品质与法律专业过硬的公益律师队伍。工作站建立政治理论学习制度;建立完善督促检查、跟踪回访、案件评估机制;认真落实考勤、咨询接待、来电来访登记、援助案件审批等制度;积极参加各类业务培训、学习交流等活动,提升公益律师队伍综合素质。

孙蓉说,一系列规范化建设,确保工作站13年来始终运行有序。

办案专业化

周至县青华村村民李步云在新城区解放门街道办事处干保洁16年了,街道办从未与李步云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也没有为他办理任何社会保险。2018年4月17日,街道办负责人口头通知李步云,因其超龄不用再来上班。时年68岁的李步云唯一的收入来源断了,与街道办负责人多次协商无果后,李步云和家人来到工作站寻求帮助。

多年办理劳动争议案件的经验让援助律师深知,用人单位多半会以劳动者超过退休年龄主张不存在劳动关系,社保损失诉讼难度更大。但援助律师并没有因此退却,而是通过积极查找相关法律法规和案例,组织律师进行研讨,详细计算出各项主张的金额,收集相关证据,为李步云制定了诉讼策略。经过一年多来多次开庭和调解,终于取得令人满意的维权成果,李步云激动万分,连连感谢办案律师。

李步云案等一系列困难群体维权案的成功,离不开工作站行之有效的专业办案流程。

孙蓉说,专业化首先体现在申请援助手续规范,手续办理需由本人当场填写,援助律师会予以指导;其次是办案过程规范,援助律师办案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全面分析受援人诉求;结案时,除严格按照规定整理卷宗外,工作站卷宗还须附有援助律师与当事人的谈话笔录、承办律师书写的办案思路、办案小结等。

“除此之外,我们还会在微信工作群、日常工作过程中定期探讨疑难案件,积极参与线上线下学习培训,定期开展评选奖励优秀援助律师及典型案件活动,提升援助律师专业水平,为受援人提供更为专业的法律服务。”孙蓉说。

服务品牌化

为提高法律援助在群众中的知晓度,“中彩金”项目近年来加大对工作站的支持和补贴力度,推广法律援助公益品牌。

孙蓉说:“公益品牌的铸造,体现公益律师多年来的付出和奉献。工作站将以此为契机,更好地展示公益律师及陕西基层律师积极履职、勇于担当的良好社会形象。”

在通往西安火车站、市中心及工作站的多辆公交车车体上,经常能看到印有工作站地址、维权热线、公益律师的公益广告,让困难群众更为快捷方便地知晓这一维权方式;在劳务市场,会有工作人员发放工作站联络卡和宣传册等材料,现场解答困难群体和农民工提出的法律问题;在工作站,通过开设农民工普法小课堂提高律师工作效率,节省受援人排队时间,也让受援人获得更多法律知识,提高维权能力;在建设项目工地、报纸杂志、陕西省广播电台等都有工作站的身影。

在孙蓉看来,通过品牌推广,更多需要帮助的困难群众了解了工作站,也促使更多律师投身法律援助事业。

“只有不懈的努力,才能为受援人提供更加优质的法律服务。看到农民工满怀期待、充满信任的眼神,我们没有理由不把工作做得更好。”孙蓉说,将公益做到极致就要把公益融入自己的生命,这不仅是自己的理想和价值,也是工作站坚定走下去的方向。

责任编辑: 张丽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