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司法部网首页>> 司法部纪律检查组>>他山之石 返回首页

尼日利亚反腐亟须破难攻坚

发布时间:2017-08-24 17:38:15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在2015年上任之初即把反腐作为工作重点,两年过后,尼日利亚反腐事业仍面临不少挑战。

  尼日利亚政府6月18日证实,因极端组织横行,东北部大批民众无家可归、面临饥荒风险,而本应发放给这些人的救济粮中有至少一半“被转移”。媒体分析,可能是公职人员私下倒卖救济粮。而在此前,尼东北部博尔诺州两名地方政府官员刚刚因这类罪行而获刑。

  在尼日利亚,反腐措施收效不大的情况不止这一例。媒体5月报道,拉各斯穆尔塔拉·穆罕默德机场的反腐热线电话几乎形同虚设,机场工作人员频繁索贿的情况依然存在。

  尽管困难重重,尼日利亚政府的反腐决心依旧坚定。副总统奥辛巴乔在承认腐败势力有所“反扑”的同时,强调政府将致力于反腐“持久战”。

  救济粮不时“蒸发”

  现阶段,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地区,大约150万人面临饥荒风险。在同一地区,自2009年以来,极端组织的暴力恐怖活动已造成超过2万人死亡,270万人流离失所。

  早在去年4月,尼日利亚社交媒体上流传着一些照片,显示一批救济粮摆放在商店货架上待售,包装上还印有救援组织的标志。当时有人怀疑,这是政府官员捣的鬼。8月下旬,数百名住在难民营中的民众在博尔诺州首府迈杜古里参与示威,抗议食不果腹的状况,要求惩治盗粮贼。

  今年5月初,两名博尔诺州马法地区政府官员因倒卖挪威难民局援助粮而获刑两年监禁。这两人分别是地方政府农业顾问奥马尔·易卜拉欣和难民营委员会成员布尔拉马·阿里·赞戈比。两人私下出售挪威难民局援助的300袋大米,赚取140万奈拉(约合2.96万元人民币)。

  这两人称,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得到马法地区政府行政长官谢蒂马·拉万·马伊纳的指令,马伊纳已经因涉嫌与极端组织有染而于去年底被拘押。

  尽管已有地方官因倒卖救济粮获刑,但在尼日利亚,救济粮“人间蒸发”状况仍不时发生。

  由于总统布哈里长期休病假,现阶段代行总统职务的副总统奥辛巴乔6月8日启动一项向东北部流离失所者发放救济粮的行动。不过,他的发言人劳鲁·阿坎德6月18日证实,派发救济粮行动启动后,超过1000辆卡车参与其中,“有报告反映,派遣至东北部地区的每100辆运粮车中,就有超过50辆被转移”。

  英国广播公司分析,尼日利亚政府声明中所述救济粮“被转移”是在委婉地表示,这批物资已经遭盗窃。

  阿坎德承诺,1376名政府军士兵和656名武警将参与运粮行动,保障粮食顺利发放到阿达马瓦州、博尔诺州和约贝州流离失所者手中。

  他说,运粮队伍增派人手后,“发放给流离失所者的援助物资被转移的情况将大大减少”。

  无独有偶。同在6月,尼日利亚政府还向沙特阿拉伯方面致歉,原因是由沙特援助的200吨粮食也出现在尼日利亚市场上。

  机场成腐败窝点

  路透社5月报道,在通向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的穆尔塔拉·穆罕默德国际机场的公路上,大型广告牌上标注着热线电话,方便旅客举报机场员工索贿的情况。之所以这般“高调”反腐,皆因这座机场“腐败窝点”的形象已经广为人知,那里的索贿现象比比皆是。

  报道举例,与其他大型机场依赖嗅爆犬或X光装置检验行李中危险品不同,该机场需要人工手动检查每件行李。为防止这类检查延误航班,航空公司一般会为每架航班向安检人员支付25美元。

  报道说,个别行李员还告诉旅客,如果支付10美元好处费,该旅客的行李就可以“放心过安检”。

  今年2月,副总统奥辛巴乔突然造访该机场,质询为何发放给那里的维修资金未能用到实处、机场空调系统和托运行李传送带的故障为何迟迟未能解决。

  次日,尼日利亚民航部门几名负责人被解职。该机场方面则设立举报腐败的热线电话,同时实施轮岗制,旨在打破机场内部腐败体系。

  谁料,上述反腐举措没有切实见效。路透社5月那篇报道指出,举报腐败的热线电话当时已经打不通。一些机场员工反映,反腐措施推出两周后,由于缺乏监督机制,那些习惯索贿的同行已经“重操旧业”。

  拉各斯一家咨询公司首席执行官俾斯麦·雷瓦内说:“我们看到了一些改进,但比期待的要少得多。”

  针对上述情况,尼日利亚总统府发言人说,副总统已经下令在该机场安装摄像头,专抓索贿现行,另有多名机场官员正在接受调查。新的腐败举报热线电话也即将设立。

  老问题依旧存在

  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曾说,腐败在这个国家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布哈里政府先前为了鼓励民众揭发贪腐行为,承诺保障举报者人身安全并予以重金奖励,举报者可获得所查获赃款的2.5%至5%作为回报。

  然而,类似举措收效不大。由一家国际腐败监督机构发布的2015年全球清廉指数显示,尼日利亚排名靠后,在1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位于第136位。2016年的这一榜单中,尼日利亚的排名没有变。

  2016年2月,尼日利亚政府宣布,发现2万名吃空饷的“影子员工”按月领取工资,已经将这些员工姓名从政府工资单中删除。12月,被“拉黑”的“影子员工”增至5万人。

  媒体今年3月援引副总统奥辛巴乔的话报道,政府在反腐领域取得的进展不如预期。

  今年5月,来自该国际腐败监督机构的一篇调查报告显示,尼日利亚前任军官利用虚假武器订购合同盗取150亿美元国家资金。

  报告指出,军队腐败削弱了尼日利亚打击极端组织的实力。“腐败军官通过在他国签署虚假合同大发‘危机财’,这种情况令军方缺乏关键武器、训练不充分、士气低落、后勤资源匮乏。”

  该国际腐败监督机构建议尼日利亚改革国防预算和采购体系,使其更加透明化,从而防止有人虚报采购价格或通过虚假合同大捞一笔。

  其实,早在去年7月,尼日利亚政府就已经意识到军界腐败的恶劣影响,证实一批不合格的军事采购合同已经影响到政府军打击极端组织的行动。尼政府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说,个别军方人士为吃回扣,与不具备资质的武器生产商签订了合同。相关合同涉及装甲车、防弹背心和夜视仪,而这些恰恰是打击极端组织所必需的装备。

  反腐调查员遇袭

  布哈里2015年上任之初把反腐作为工作重点,承诺对政府高官腐败行为绝不手软。他上台后掀起一股反腐旋风,包括带头申报个人财产、与副总统一道减少薪酬。

  在关乎国家经济命脉的两大领域,尼政府还发起肃贪大行动,包括逮捕金融领域的诈骗官员,以及深入调查石油产业的收入缘何多年遭“截流”。

  有分析人士担心,由于布哈里在国外接受治疗已有一段时间,国内的一些贪腐势力会借机“反弹”。

  尼日利亚游说团体“反贪官联盟”成员迪博·阿德尼兰说:“布哈里既是尼日利亚反腐战争的代表人物,也是其推动力。”包括阿德尼兰在内的一些分析人士担心,布哈里长期休病假将致使一些重要决策无法作出,进而使反腐战争“失去动力”。

  尼日利亚反贪污部门经济和金融犯罪委员会发言人威尔逊·尤乌加仑6月28日证实,这一部门分管调查司法领域贪污活动的负责人奥斯汀·奥科瓦尔于几天前在尼日利亚南部哈科特港遭人枪击,当时奥科瓦尔刚刚离开办公室。

  尤乌加仑说,奥科瓦尔在这场袭击中受伤,他最近几个月多次收到恐吓信。“这一事件凸显了经济和金融犯罪委员会成员在履行反腐调查职责时所经常遭遇的危险。”

  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公司去年一份报告预测,如果腐败问题得不到解决,到2030年,尼日利亚国内生产总值将损失37%。

  尽管遭遇强大阻力,尼日利亚政府的反腐决心依旧坚定,正如副总统奥辛巴乔今年4月接见尼日利亚法学教师联合会成员时所言,“如果这场反腐战争打不赢,尼日利亚将陷入困境中”。奥辛巴乔称,腐败势力正在“反扑”,但布哈里政府依然致力于反腐“持久战”。(特约记者 杜鹃)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责任编辑:杨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