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    长:王进义
巡视员:黄兰政
副局长:叶跃进
副局长:高泽波
您的位置: 司法部网首页>> 监狱管理局>>警苑撷英 返回首页

伍纯清:与艾滋病服刑人员共舞

发布时间:2017-03-07 10:02:43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12年,4300多个日夜。伍纯清大部分时间与一群确诊感染艾滋病的服刑人员在一起。

  侵蚀人体免疫系统的病症,让这些特殊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面临诸多挑战:各种病痛缠身,被至亲家人放弃……

  伍纯清,湖北沙洋广华监狱十一监区民警。面对挑战,他坚持威严执法、执着教育、温暖救助,成为艾滋病服刑人员眼里的“特殊亲人”。

  威严执法

  一只大手,稳稳抓住了李明举着凳子的手。李明扭头一看,愣住了:伍警官!顺势,伍纯清把凳子拿下,拉着李明坐在床铺上。“跟我说说,怎么回事?”伍纯清轻松地问。

  刚才还闹得起劲儿、要动手的几个人,瞬间被“镇”住了。

  “伍警官胆子大,他不怕我们的病,也不怕我们瞎闹。”说起两年前发生的这件事,李明记忆犹新。

  “死都不怕还怕什么?”这种心理在艾滋病服刑人员中普遍存在。

  为打破服刑人员对抗改造的“护身符”,在全面掌握艾滋病知识基础上,伍纯清与监区民警一起力推“零距离”执法,不穿防护服、不戴口罩手套,“毫无防备”地深入到艾滋病服刑人员中。

  12年来,伍纯清和监区民警一起着力规范艾滋病服刑人员管理制度,把行为规范养成与分级处遇相结合,使无理取闹者尝不到甜头。

  “脾气好,但胆子大;不发狠,但有原则;没距离,但有威信。”这是艾滋病服刑人员眼里的民警伍纯清。

  执着教育

  看着母亲掏出的一摞信,周兵哭出了声。

  这摞信,是伍纯清给周母直播的“儿子改造记”——

  “如果您都放弃了他,他要怎么回头呢?”

  “周兵昨天在改造日记上写道,最对不起的人是母亲……”

  “周兵的改造表现非常好,获得行政奖励……”

  因吸毒感染艾滋病,周兵走上了违法犯罪的歧路,母亲伤心欲绝,誓死不认这个儿子。周兵入狱后特别悔恨。

  看在眼里,伍纯清深知修复母子关系对周兵之重要,遂决定提笔写信,做周母思想工作。

  一封信,两封信……伍纯清坚持向周母“直播”周兵的改造情况。用了近两年时间,母子情慢慢被修复,周母终于来监会见。“儿子,要不是伍警官,我真没办法原谅你。”会见室里,母子抱头痛哭。

  在艾滋病罪犯监区,被亲人放弃、被家庭离弃的罪犯有很多。伍纯清始终认为,亲情是教育转化工作的重要突破口,遂千方百计地为罪犯修复破碎的亲情。

  温暖救助

  “伍警官,我们家的大恩人!”拿着母亲的来信,服刑人员翟平“扑通”一声跪在地,40多岁的大男人哭得像个孩子。

  这一跪的原因,得追溯到2015年7月。翟母带着孙子步行200多里来会见,破衣烂衫,一见到翟平就哭起来。

  “你爹走了,家里没劳动力,连买米的钱都快没了,儿子也没学上了……”听着老母亲的哭诉,铁窗这头的翟平攥着拳头狠狠锤头,哭瘫在地。

  见状,伍纯清拉着翟平的手,并承诺帮其想办法解决问题,还给了翟母200元回家路费。

  向监狱报告翟家情况后,伍纯清利用休息时间和工作人员往返其户籍所在地,协调当地司法、民政部门,为翟平母亲办了低保,解决了孩子上学问题。

  不会写字的翟母专门托人给翟平写信:“监狱警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你要听他们的话呀!”

  从此,翟平逐渐从“刺儿头”变成“改造标兵”。

  (文中服刑人员均为化名)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责任编辑:杨翠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