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发布 > 业务信息 > 法律援助
法律援助
被家暴者离婚记
发布时间: 2017-10-19 13:14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
【字号:
打印

3.png

2016年3月,安徽省合肥市成立首家“家暴援助栈”。 资料图

40岁的闫义芳终究还是没忍住,在工作人员面前失声痛哭,诉说自己将近20年的婚姻如何悲惨

  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接到离婚判决书,确认自己真的离了婚的一刹那,闫义芳喜极而泣。

为闫义芳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王宜彬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心情也颇不平静。他还清楚地记得,半年前闫义芳找到法律援助中心时痛哭失声的情形。而如今,那张脸上的愁苦一扫而光,有一种终于解脱了的释然。

虽然只当了6年的法律援助律师,王宜彬却经常看到类似的情绪起落。他的努力,往往是这一切的主导者,这与他过去在机关办公室的工作很不一样。

6年前,王宜彬通过司法考试后,从安徽省砀山县司法局调到了县法律援助中心。大家认为,这项难度颇高的考试赋予他的技能在法律援助中心能够更好地发挥作用。

事实上确实如此,几年来王宜彬帮助了无数来此求助的人们,他已习惯别人称呼他为王律师。

悲惨的20年婚姻

3月13日,皖北已经开春,但天气并不暖和,闫义芳出现在砀山县法律援助中心时,工作人员看到的是一个仍然缩在厚外套里的中年妇女。她踌躇不前,带着渴求和探寻的眼神四处张望,工作人员很熟悉这种神情。

40岁的闫义芳终究还是没忍住,在工作人员面前失声痛哭,诉说自己将近20年的婚姻如何悲惨:1998年,她与丈夫于伟在父母包办的情况下成婚,婚后闫义芳才发现,丈夫于伟好逸恶劳,有酗酒打人、嫖娼恶习。最让人难于忍受的恶习就是家暴,婚后稍有不如意,就对自己打骂,经常下手颇重,自己此前曾多次被打至入院治疗,即使在怀孕期间也不能幸免。以前考虑到孩子年幼以及于伟对家人的威胁、恐吓,一直忍气吞声。

直到2014年的一个寒冬之夜,忍无可忍的闫义芳带着两个孩子离家,躲到附近的一个镇上,独自打工抚养孩子。她决定结束这段不幸福的婚姻,于是两次向法院起诉离婚,但均被法院驳回……

法援律师多方取证

经审核符合相关援助条件后,砀山县法律援助中心安排王宜彬接手了闫义芳的案件。

王宜彬在梳理案情之后,很快就明白闫义芳两次起诉离婚被驳回的原因:“难就难在她说的家庭暴力没有证据。”

后来王宜彬的办案重心,主要就放在了搜集取证上。

众所周知,因离婚案件当事人关系的特殊性、家庭生活的独立性,加上受害人缺乏自我保护法律意识,造成此类案件没有证据、难以收集证据或证据冲突,对是否存在家庭暴力、感情是否破裂、离婚的真正原因、过错责任认定等问题,往往很难举证。

闫义芳此前在遭受家暴时,从来没有报过警,也没有去医院验伤诊断的明确记录,在调查过程中,为证明她受到家暴,王宜彬费了极大的周折。

既然缺乏物证,王宜彬就开始从人证入手。

闫义芳和于伟的女儿此时已满18岁。她告诉律师,自己从记事起就经常看到父亲殴打母亲,多次家暴令她印象深刻,在她的成长过程中,于伟也很少尽到为人父的责任。

另外的突破口出现在闫义芳离家居住的小镇上。她靠经营一家小店铺谋生,其间,她的丈夫于伟曾几次找上门来向她要钱,被拒绝后也向闫义芳动过手,王宜彬从店铺周边的多位邻居处证实了此事。在他的劝说下,十多位邻居均同意作证。

在向闫义芳原住地了解情况时,难度更大,由于很多知情人都是男方家亲戚或者与男方熟识,很多人对“别人家里的事”三缄其口。家暴事实难于证实,偶尔有知情人透露情况的,也不愿意为此作证。

王宜彬做了大量的说服工作,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一遍遍地向他们讲解出庭作证的法律规定,逐渐打消了一些人的顾虑,最终搜集到了23名邻居证人证言。

正是这23名邻居联名信和证人证言以及包括闫义芳女儿在内的3名证人的出庭作证,即便于伟再次辩称自己未对妻子实施家庭暴力,法官最终还是采信了王宜彬提出的长期存在家庭暴力的主张,这也成为后来判决闫义芳和于伟离婚的重要理由。

为确保闫义芳能顺利离婚,除了家庭暴力事实的搜证之外,王宜彬还针对此前判决不准离婚的另一理由进行了重新调查取证。

法院判决准予离婚

于伟2015年曾因脑梗塞导致身体落下残疾。每次闫义芳起诉离婚,他都向法庭提出这点,声称自己残疾后丧失了劳动能力,无法独立生活,认为夫妻之间有相互扶助的义务,坚决不同意离婚。

不过,这次庭审王宜彬对这套托辞早有准备。他在法庭上出示了此前调查过程中查到的于伟在其哥哥家劳动的多组照片,进行反驳。并提出,根据于伟的残疾证,他实为肢体四级残疾,这实际上是残疾种类中最为轻微的一级,基本上能够独立生活和劳动。

“我在法庭上也提出,婚姻法虽然规定了夫妻间的相互扶助义务,但这是以婚姻基础存在为前提的,也是相互的,现在闫义芳带着两个孩子在外流浪,有家不能归,作为丈夫的于伟也没有尽到扶助义务。”王宜彬后来说。

在一系列强有力的证据下,于伟的辩解变得无力,最终法院认定他经常实施家庭暴力,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且分居满两年,没有和好可能,判决准予两人离婚。

王宜彬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此事后来还小有波折,于伟在一审之后提起了上诉,案件又进入二审,王宜彬仍然作为闫义芳的代理律师提供帮助。又过了3个月,闫义芳才拿到了盼望已久的生效离婚判决书。

对王宜彬来说,在法律援助中心的这些年,婚姻家庭案件纠纷很常见,大约能占五分之一,通常案件都很细碎繁琐,但对当事人影响至深至远。作为法律援助律师,他们只能尽最大努力去为当事人争取到自己的合法权益。

(因涉及隐私,案件当事人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 王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