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发布 > 业务信息 > 监狱管理
监狱管理
监狱民警朱永生的N个瞬间
发布时间: 2018-02-05 09:13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
【字号:
打印

他,从警21年,累计对服刑人员谈话教育数千余次,化解矛盾几百次,先后消除了50余名服刑人员的思想顾虑,帮助多名出狱服刑人员走出困境;

他,用爱心唤醒一个又一个迷失的灵魂,用滴水穿石的精神转化了一个又一个顽固的思想,实现了由强制教育到自觉改变的转化。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走近“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奎屯监狱民警朱永生,记录下有关他的“N”个瞬间。

约定&喜讯

“还有不到4个月的刑期了,要好好表现,遇事别犯倔脾气,冷静下来才能解决问题。”

“感谢您十几年来没有放弃我,这辈子我都忘不了!”

“还记得咱俩之前的约定吧?你出狱那天,我会送你到车站!”

2018年1月20日,新疆奎屯市,雪后初霁,滴水成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奎屯监狱六监区民警谈话室内,朱永生与服刑人员张某正在谈心。

言之殷殷,情之切切,如沐春风,暖入心扉。

两人的故事还要从15年前说起。

张某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2003年,张某被调入奎屯监狱服刑,朱永生是他的管教民警。

张某时年21岁,他认为无期徒刑就是“把牢底坐穿”,索性破罐子破摔,在狱内多次打架斗殴,屡屡顶撞管教民警。

朱永生决心“拿下”这个“刺头”。

“你这么年轻,人生才刚刚开始,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站起来,给自己争口气,好好改造争取减刑,早日回归社会……”

从那以后,朱永生“盯”上了张某,发现问题及时敲打,稍有进步加油鼓劲。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朱永生用真诚和努力焐热了一颗浪子的心,张某从遵守监规、服从管理开始,一点点改变。

之后,张某成为改造积极分子,先后5次获得减刑,即将刑满出狱。

2018年1月1日一大早,朱永生的手机响了。熟悉的号码,是远在甘肃天水的刘江打来的。

电话中传递着喜讯:“队长新年好!去年我承包的果园挣了20来万,欢迎您有空了来转转。”

2003年,朱永生担任监狱三监区一分监区长,监区“三无”(无接见、无汇款、无通讯)服刑人员刘江引起了朱永生的注意。

刘江因盗窃罪被判重刑,性格孤僻,桀骜不驯。朱永生几次找刘江谈话,结果都被冷言相对,极不配合。

然而有一次朱永生提到刘江的母亲时,刘江突然情绪激动,言辞哽咽。

朱永生找到了突破口。他通过各种途径四处打听,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找到了刘母的联系方式。

原来刘母对刘江在监狱服刑一事并不知情。与刘母多次通话,朱永生劝说她给刘江写信鼓励他悔过自新。

当朱永生将信递到刘江手中,惊诧之余,刘江的眼圈红了。解开了心结,刘江积极改造,多次获得减刑。

2006年,刘江刑满释放,在朱永生的建议下,刘江报考驾校,拿到了驾照开货车挣钱养家。后来,刘江又承包了果园,雇了帮工,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偶遇&伤痛

“儿子,你怎么在这儿?”

“老爹,你又怎么在这儿?”

“我这都住院好多天了。”

“我来巡查监狱设在医院的特殊监管病房。”

2017年10月21日上午,在位于奎屯市的兵团七师医院住院部病房走廊里,朱永生遇见了73岁的父亲。

老人家退休前也是奎屯监狱的一名民警,对朱永生的工作理解又支持。生病住院后,他叮嘱家人不要告诉朱永生,以免影响工作。

老人家挥挥手:“赶紧去忙!把工作干好,有空再来看我!”        

父子对视,眼神中传递着些许伤感和满满的欣慰。朱永生心生愧疚,忙于工作,已很长时间没去照看年迈的父母了。

忍着孕期大出血的巨痛,黄鹂颤抖着在手术单上签下名字。

那是2009年2月的一天,天寒地冻。

黄鹂是朱永生的爱人,也是一名监狱民警。

手术整整进行了两小时40分钟,大人的命保住了,但孩子没了。看到刚从手术室里推出来,脸色苍白的妻子,匆匆赶来医院的朱永生,紧紧握住她冰凉的手,一行热泪滑眶而出。     

黄鹂先后两次怀孕都意外流产时,朱永生都在工作岗位上。

医生说,她可能就此失去做母亲的可能。

反倒是黄鹂安慰朱永生:“其实咱做个丁克家庭也蛮好。”

断交&担当

“咱俩从此陌路,永不相往来。”

这是同窗多年的老同学姚勇发给朱永生的最后一个短信,自那以后,两人再无联系。

2014年6月,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姚勇拍着朱永生的肩膀说:“好兄弟,我有个亲戚犯事儿被判了,就关在你们监狱。你照顾下给评个积极分子,年底好减刑啊。”

朱永生为难地说:“这得看改造表现,服刑人员加分减刑,监狱有明确的标准,公开透明,我不能违反规定啊!”

“咱俩都老交情了,这点小事你都不肯帮忙?”

“这忙真的不能帮,老同学,希望你理解!”

“你这谱摆的忒大了,咱这同学是没法做了!”

姚勇摔门而去。

之后,朱永生收到了姚勇的绝交短信。

朱永生心底坦荡,他说:“职责使命所在,朋友可以不做,同学可以不当,亲人可以疏远,但原则必须坚持!”

虽然奎屯监狱某监区离家只有50多公里,但朱永生曾连续3个月没有回家。

2011年9月,某监区问题频发,朱永生被火线任命为监区教导员。

临危受命,压力空前。朱永生和同时被任命为监区长的老搭档王东默契配合,一人唱“红脸”,一人扮“白脸”,晚上研究讨论,白天雷厉风行。

从监区管理入手,整顿民警警容风纪,强化业务执行能力,细化完善岗位职责,梳理排查廉政风险,规范考核奖罚机制,把工作做到民警的心坎里,把隐患问题化解在萌芽中。

3个月后,监区扭转了颓势,朱永生才抽空回了一趟家。

此后3年多的时间里,该监区后进变先进,成为奎屯监狱乃至七师监狱系统的窗口单位,先后荣获党风廉政建设先进集体、岗位练兵先进单位、先进党支部等。

(文中部分当事人系化名)   

责任编辑: 王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