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发布 > 业务信息 > 监狱管理
监狱管理
“一步步从沉沦中走出来,相信我会做得更好!”
江苏监狱组织罪犯春节离监探亲工作侧记
发布时间: 2018-02-12 08:57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
【字号:
打印

编者按 

农历戊戌年春节前,江苏省监狱管理局按照监狱法和司法部相关通知要求,依法依规组织了71名罪犯离监探亲,以期达到“出去一个、教育一片”的效果,激励更多罪犯积极改造。法制日报记者专门进行了深度采访。

“是监狱警官的耐心教育和家人的不离不弃,让我重新看到了希望。”

“妈,我回来了!”春节前夕,43岁的江苏省浦口监狱服刑人员阚伟(化名)获批离监探亲,辗转600里回到位于灌云县伊山镇的家中,望着苍老许多的母亲,阚伟几次开口,却又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你的‘新家’,来抱抱你的孙子。”母亲擦掉两行清泪,把阚伟拉进屋,并把他的孙子抱了过来。犯罪服刑3年3个月了,家里已发生了太多的变化,虽然在妻儿到监狱会见和拨打亲情电话时都已经知道了,但是真切地身临其境,还是让阚伟百感交集。

原先一下雨就要不停挪床避雨的旧平房已经卖掉了,换了地方重新盖起了三层小楼。

阚伟判刑时担心家里穷,一再叮嘱妻子“找个人家让儿子‘倒插门’吧”;现在,儿子已娶了媳妇,孙子都10个月了。

回想自己在家庭最需要的时候犯了罪,把这些重担推给了年老的母亲和不识字的妻子,阚伟陷入了深深的愧疚。“我犯罪受到惩罚是咎由自取,毁了别人的家庭幸福,也害了家人和自己。”他由衷地说,“曾以为这个家就这样散了,是监狱警官的教育鼓励和家人的不离不弃,让我重新看到了希望。这3年多,我一直在监狱努力赎罪、改造自己。”

据阚伟所在浦口监狱监区长王坤介绍,2014年11月17日,阚伟交通肇事逃逸致一死一伤,后被判刑4年。“入监初期,他一度十分消沉,认为天塌了、没希望了,改造提不起精神,每月的奖励分也只有3分、4分。监区民警也做了很多教育工作,还经常与他的家人联系,动员她们来监会见、给他加油鼓劲。”

“他的家人也能理解我们的一片苦心,经常克服困难来监会见,配合监狱做好规劝帮教。”王坤说,“阚伟离监探亲当天,他的妻子、儿子凌晨2点钟就从300多公里远的灌云县赶来,5点半钟就在监狱门口等着接他了。”

“离监探亲不是一放了之,要达到‘出去一个,教育一片’的效果。”

“监狱法规定,离监探亲是对罪犯的一种法定奖励。”江苏省司法厅党委副书记、副厅长、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姜金兵介绍说,在春节来临之际,全省监狱系统依法依规组织了近百名罪犯离监探亲。“这也是全省监狱践行治本安全观、以多元处遇激励罪犯积极改造的重要方法之一,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姜金兵坦陈。

“为了组织像阚伟这些积极改造、危险程度较低的服刑人员离监探亲,监狱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据浦口监狱狱政管理科科长高明介绍,根据司法部通知要求和省局统一部署,监狱对全体服刑人员进行了集中动员,严格执行资格公示、服刑人员自愿报名、监区集体研究、监狱职能科室综合评估、监狱长办公会审核、省局审批等程序。“申请呈报离监探亲的服刑人员必须符合处遇等级、刑期执行情况、改造表现、危险性评估等十项条件,各环节公开透明,驻监检察机关全程监督。”高明介绍说。

当天清晨,监狱长耿瑞虹、副监狱长张红军等人在监区门口送行,省监狱管理局狱政管理处处长王平华率省局督导组现场督导离监探亲工作。

“监区好多服刑人员都很羡慕我能回家过年,表示要像我一样积极改造。”踏上离监探亲的归途,阚伟还显得比较拘谨。诚如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刘保民1月24日专题部署罪犯离监探亲工作时所言,组织罪犯离监探亲要达到“出去一个,教育一片”的效果,激发更多的罪犯积极改造。

回顾自己3年多的改造生活,阚伟颇有收获:“人还是要看到希望、多往好处想一想,付出总有回报。”

阚伟回忆说:“监区警官经常引导我学习法律知识、参加普法教育,鼓励我多参加集体活动,为我做心理辅导,促进我一步一步从沉沦中走了出来。我对自己犯下的罪行有了深刻的认识,也明确了改造目标,还主动汇报申请从辅工劳动岗位调整到机工重要工序劳动改造。改造靠自己,我相信我能做好。”

谈起这些,阚伟一脸自豪:“我每月的奖励分也从最初的每月3分、4分、6分攀升并始终保持在10分,我成了监区的劳动改造能手,14个月就被评为‘改造积极分子’,现在正在呈报减刑;每个月的劳动报酬都在150元左右,这个月是180元,除了买书学习,我都存着,这次回去,我要用自己的劳动报酬给母亲和孙子买些吃的。”一夜舟车劳顿的妻子安详地靠在他肩上睡着了,发出轻微的鼾声。

车窗外的行道树飞速远去,似乎也在应和着阚伟告别过去、走向新生的旅程。

回家途中的一个细节让人印象深刻:一家人连夜驱车赶来、没来得及吃早饭,归心似箭,在高速服务区稍作停留、买几个包子就走;但是,一路上,阚伟都不时提醒开车的儿子慢一点、不要超速;儿子手机响了,他还连忙制止儿子接电话、让坐在后排的妻子接。

阚伟说:“开车超速不安全,接电话要扣分的、也容易出事故。监狱每天都组织我们看‘今日说法’等电视节目,经常对我们开展法制教育,做事要守法律、讲规矩,这些常识我们都懂。”

践行治本安全观、将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监狱民警长期的辛劳付出,也在一个个阚伟这样的个案身上得到了印证。

“坐几年牢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不是快要刑满了就不要改造了,我不能辜负警官的教育和亲人的信任。”

阚伟回家过年成为全家这个春节里的一件大事,1个舅舅、4个堂舅舅、两个妹妹全家、3个表兄弟都来了,村里的刘书记也来关心看望。

经过久别重逢的情感表达,家庭气氛又归于平和。

老母亲和他促膝而坐,一再叮嘱阚伟:“做人要讲良心,多听警官话,争取早点回来支撑门户,不能再让瑛子(阚伟的妻子,化名)伤心。”

阚伟一边用袖子擦泪,一边不住地点头。服刑几年,让他看上去明显成熟持重了许多。“坐几年牢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阚伟和母亲交谈:“在我近乎绝望的时候,在我生病的时候,是监狱警官一次次开导我、关心我;我家特别困难,监狱还用‘阳光帮扶基金’帮助我们。父亲48岁就走了,家里盖房子、给小巍(阚伟的儿子,化名)娶媳妇,借遍了兄弟姐妹、亲戚朋友,现在还该(欠)人家十几万。我欠下的感情债太多了,这些都一定要还上的。”

晚饭的时候,阚伟系上围裙下厨炒菜,妻子和儿媳在边上打下手、端盘传菜,老母亲抱着他的孙子看着砂锅里煲着的汤,其乐融融、溢于言表。

将炒好的最后一个菜端上桌,阚伟解下围裙、斟上可乐,一家人围桌而坐,这场年夜饭吃得简朴温馨。他不住地给长辈、亲朋夹菜,放下筷子,还一再叮嘱儿子:“一定要经常到你叔(阚伟交通肇事案中的死者)家里去看看,有事就多帮人家做做。人家那时才45岁,我对不起他们家。”

夜深人静,亲戚朋友都回去休息了,阚伟和妻子躺在床上难以入睡。谈起这几年的日子,谈起妻子在饭店打工下班回来深夜还在地里收割庄稼,谈起妻子一个人东拼西凑张罗盖房子、给儿子娶媳妇,夫妻俩边哭边谈、边谈边哭。

离监探亲假期快要结束了,阚伟告别亲戚乡邻返回监狱。“日子会越来越好的,”在返程的车上,阚伟与送他的妻儿互相勉励,“你们放心,我会好好的,不是快要刑满了就不要改造了,我不能辜负警官的教育和亲人的信任。”

3个半小时的车程仿佛转瞬即逝,阚伟回到监狱时,副监狱长朱扣春、狱政管理科科长高明、监区长王坤等人已经等在门口。阚伟与妻儿拥抱、挥手告别后,转身跟着王坤大踏步走进监区。

责任编辑: 王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