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发布 > 业务信息 > 监狱管理
监狱管理
永茂,挺住!
发布时间: 2018-05-16 08:36      来源: 法制日报
【字号:
打印

法制日报记者 马超 蔡长春 王志堂

5月8日15:30,山西省阳泉市第一人民医院病房内。

“敬礼!”伴随着一声号令,29名身着警服的队员集体向躺在病床上的王永茂致敬。王永茂回礼的那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情绪,泪如泉涌。

现年50岁的王永茂是山西省阳泉第一监狱副监狱长。去年5月,在党中央的号召和司法部部署下,在新疆监狱最困难的时候,山西省司法行政系统首批援疆团千里驰援新疆和田监狱。身为领队的王永茂,带领这29名队员在和田监狱监管一线奋战了180个日夜,战胜了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确保了监狱的绝对安全。

正是这段共同奋战的日子,让王永茂与队员们成为彼此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战友,大家亲切地称呼他为“茂哥”。

只是,不曾想到,这位曾经雷厉风行、斗志昂扬的领队,如今竟身患癌症躺在了病床之上!

“茂哥,挺住!”这是所有人的一个共同心愿。

一场攻坚战

和田监狱位于新疆南部,临近塔克拉玛干沙漠,一年有近200天是浮尘天气,遇到沙尘暴,更是遮天蔽日,白昼如夜。

和田监狱远离市区,周边没有餐馆、药店、超市等配套设施,再加上饮食不习惯,王永茂带领的援疆队员们初到边疆,身体便开始出现各种不适,嗓子干痛,鼻子流血,总出虚汗,上吐下泻。

面对这些困难,身为领队的王永茂不仅自己极力克服,还关心照顾着每一位队员。

其实在王永茂看来,最大的困难是融合困难。队员们与当地监狱民警语言不通,工作方法不同,情况不熟悉,队员心理压力大,且援疆队成员来自全省监狱、戒毒系统的24个单位,原本并不熟悉,队伍的战斗力亟待检验。

队伍要想有战斗力,就必须团结,要团结就必须有纪律。

王永茂与援疆队副领队、临时党支部书记芦朝武多次召开援疆团临时党支部会议,统一思想,加强团结。同时,利用岗前培训一周的间隙,制定了援疆民警《工作纪律》《政治纪律》《生活纪律》等10多项纪律制度。

一份请战书

环境适应了,思想统一了,战斗力上来了,可是王永茂发现,整支队伍面临着“无用武之地”的境地。

按照要求,援疆队员可在监狱机关从事辅助工作,不用进监区上一线。

看着和田监狱的民警们有的因为长期坚守岗位不能回家,有的还一直带病坚持工作,王永茂坐不住了。

“援疆不上一线不进监区,那叫什么援疆?援疆就是要上前线!”王永茂如此动员队员们。

经过临时党支部的充分讨论,山西援疆团向和田监狱党委递交了一份请战书,30名队员全部签名。和田监狱党委很快批准了请战。自此,援疆团成员全部下沉到监区一线,与和田监狱干警肩并肩战斗,同吃、同住、同值班、同备勤。山西司法行政援疆团也成为全国第一个进入监区一线奋战的援疆团。

一头“老黄牛”

“铁人”“老黄牛”“工作狂”“拼命三郎”……类似的种种标签,就算全都贴在王永茂一个人身上也不为过。

因为发自内心地热爱监狱工作,王永茂经常主动在单位加班,所谓“5+2”“白+黑”早已成为常态。平日里,人们总能看到王永茂办公室里的灯很晚都还亮着,第二天一大早,又看到那个生龙活虎的他准时到岗。

翻开援疆团民警值班考勤表,180天的援疆时间里,王永茂值了97个夜班。

“夜班是从凌晨2点一直持续到早上10点,这期间眼睛一点都不能眨。因为警力紧张,在和田监狱,夜班上完以后是不能休息的,要继续上白班。这就意味着,上一个夜班相当于连续工作24小时。”芦朝武告诉记者。

虽然王永茂是头能吃苦的“老黄牛”,但干工作从不拖沓,雷厉风行,今天要干完的事绝不拖到明天。

“永茂工作起来很有热情,甚至是激情,他很有想法,而且从不拖泥带水,有了点子立马就要付诸行动。”阳泉一监纪委委员史荣华至今还记得,有一天王永茂突然来了灵感,要做一个活动,当时都快下班了,他马上就把工作方案给做出来了。

考虑到当时史荣华的孩子年幼,王永茂没有拉着她一起加班,而是自己熬到半夜理出来方案,第二天与史荣华一起把事情操办了起来。

类似的场景,很多王永茂的同事都历历在目。

不仅如此,王永茂还爱学习、爱钻研,尤其对于新业务、新知识有着极大的学习热情。

阳泉一监科技信息科副科长罗建明也说,王永茂做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事无巨细,几乎每一项工作都要亲自检查到位。

援疆回来后,阳泉一监党委对王永茂的分工进行了调整,分管安保工作。如今,躺在病床上的王永茂依旧牵挂着自己的工作。

“前几天去医院看他,他还告诉我,全国正在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活动,要结合监狱实际,把这项工作开展好。”史荣华一边说一边落泪。

一个大哥哥

平时,王永茂像一个大哥哥,无时无刻不在关心身边的年轻人,把他们称为“孩孩”(阳泉方言,意为孩子)。

王永茂曾担任阳泉一监团委书记,岗位调换后,郭清接手了他的工作。很多人都奇怪,当年那么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子郭清,怎么一上岗就能把所有工作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永茂大哥当团委书记时整理保存了全部资料并都留给了我,我只要翻一翻它们,下一步要做什么心里就都有数了。”说到这里,郭清已然泣不成声。

“团委只要有活动,永茂大哥都会抽时间帮忙,帮我出主意。”郭清说,“他老说,孩孩们还年轻,得多打帮打帮。”

“好人王永茂”人尽皆知,但他的好“很讲原则”,工作这么多年来,从没因为人情关系和个人私利做过任何一次违规违纪的事情。

早前一段时间,也曾有人不明情况,认为自己和王永茂关系较好,便试图通过他谋取一点私利。每当遇到这种情况,王永茂都会一改往日的和颜悦色严词予以拒绝。

一开始有些人很不理解,可渐渐地他们发现,永茂大哥并不是不关心爱护他们,只是严守底线原则,当他们再遇到困难时,还是会一如既往地给予关爱帮助。如此一来,大家对王永茂更为敬重有加。

一支杜冷丁

2017年7月28日早上,援疆工作队成员张晓明没有像往常一样,听到王永茂在走廊里叫大家起床。

他来到王永茂的宿舍,推开房门,眼前的场景让他吃了一惊:王永茂蜷缩在床上,双手捂着肚子,额头上全是汗,翻来覆去地打滚。

“茂哥,你这是咋了?”

“我肚子疼得厉害!”

张晓明扶起王永茂,急忙送往医院。医生检查后,怀疑是肾结石,打了一针止疼针,又开了些止疼药,并叮嘱回去多休息。

然而王永茂依旧疼痛难忍。经请示监狱领导后,张晓明急忙与一名维吾尔族监狱民警将王永茂送往和田地区医院。

由于沟通、挂号、检查都需要排队等待,王永茂实在难以再忍耐身体的剧痛,医生建议先打一支杜冷丁止痛。

“如果不是疼到极限,茂哥是不会去医院,更不会同意打杜冷丁的。他平常咳嗽、发烧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能坚持,就坚持坚持’。”张晓明哽咽了。

经过一系列检查,暂时没有查出具体病因,医生建议住院检查、治疗。可王永茂一口回绝,“监狱里那么多事,哪有时间住院!”

输完两瓶液后,当晚王永茂就连夜赶回了监狱。而这一天,也成为180天的援疆时间里,王永茂唯一“休息”的一天。

一封告别信

今年2月1日,王永茂被正式确诊为肺癌晚期,可他一直坚持工作到3月5日才住院治疗。

“最近连续化疗后做了全面检查,扩散到我的大脑、骨头和其他部位的癌症细胞开始恶化,经常会疼痛不已。”“假如我与大家告别了,希望大家一定要像现在一样,发扬光大我们的援疆精神!”

5月3日,在山西司法行政首批援疆团微信群里,正在接受化疗的王永茂因担心自己一觉过后再也醒不过来,给队员们写下了这样一封满是不舍的告别信。

这一天,正是王永茂带领大家援疆一周年的日子。

其中一名队员看完这封信后,把它发给了新疆监狱管理局纪委的官方微博。随即,这封信件被公开。

“永茂同志对监狱人民警察的诠释、对这一光荣神圣职业的挚爱、对第二故乡和田监狱的刻骨铭心的记忆,以及对援疆战友和和田监狱同志们的满怀真情使我深受教育、非常感动、泪满眼眶。我禁不住发问苍天,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亲爱的战友?为什么病魔如此无情的侵蚀我的兄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司法厅党委书记王江看到这封信后,满含热泪地写下了一段感人至深的话。

5月7日上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司法厅、监狱管理局、和田监狱三级党委委派的三名同志来到山西省阳泉市看望慰问王永茂。

“和田监狱是我的第二故乡,等我好了,一定再带着兄弟们到和田!”王永茂拉着三名同志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最大的心愿

然而,在妻子任菊宏的眼中,王永茂却总是疲惫的,“他经常下班回家一推门进来就喊累,我经常劝他不要那么拼,但都没用”。

王永茂的病情公开后,司法部部长傅政华,党组书记袁曙宏,副部长熊选国、刘志强,政治部主任冯力军给予了关注和关心,并专门委托部有关部门同志于5月9日前往医院看望慰问。山西省司法厅、省监狱局、省戒毒局主要负责同志此前也已分别前往医院看望慰问了王永茂。

“作为一名基层干警,能得到组织上这么大的关心,倍感荣幸。假如生命再给我一次站起来的机会,我还会继续站好监狱工作的岗!”身体虚弱的王永茂眼神无比坚定!

如今,躺在病床上的王永茂,有一个最大的心愿:假如有一天他走了,希望能够穿着警服走。

这身警服,就挂在他的病房里,警号1414073。

本报阳泉(山西)5月15日电  

责任编辑: 王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