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发布 > 业务信息 > 监狱管理
监狱管理
离监前夜无眠的不只是我
发布时间: 2018-07-09 08:39      来源: 法制日报
【字号:
打印

编者按

6月28日,司法部召开全国监狱工作会议,提出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统筹推进政治改造、监管改造、教育改造、文化改造、劳动改造的监狱工作“五大改造”新格局,旨在通过系统完备、逻辑严谨和内在统一的完整体系,合力将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维护总体国家安全和社会和谐稳定。在上海,来自3所监狱的7名服刑人员因为积极改造、成绩突出,今年春节期间获得离监探亲机会。近日,《法制日报》记者走进监狱,从他们身上寻找“五大改造”的实证故事。

上海市北新泾监狱服刑人员赵康讲述了一个“离监前夜”的故事。这一夜注定无眠,无眠的不仅仅是他。

“离监探亲人:赵康”。

公示栏上,白纸黑字。没错!是我。

关于离监探亲这件事,管教民警已经详细给我们介绍了。一开始大家都觉得是天方夜谭,服刑期间回家过年,这是多大的惊喜啊!

当时我的脸就涨得通红,短暂的麻痹过后,脑子里浮现出入狱以来自己的每一次进步,就像幻灯片一样一帧帧地刷过。

狱友纷纷给我道贺,有真诚的,也有阴阳怪气的。我知道,他们的心情或许比我还复杂,羡慕、嫉妒、恨……可能都有吧。

说来也特滑稽,名单公布那天,我借着一切机会装作路过公告栏,只为看一眼我的名字,似乎什么时候它就突然消失了。这种不真实感让我那天来来回回“路过”公告栏不下十余次。

明天就要离监回家了,尽管夜已深,但兴奋、期待、不安、忐忑……各种情绪像烟雾一般弥漫上来,令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3年前,我因虚开发票罪被判入狱6年。开始的时候,感觉自己看不到希望,原有体面的工作没了,要是妻子再跟我离婚,那原本温馨的小家庭也难保了,老母亲怎么办?女儿怎么办?

然而,接下来的日子里,尽管路途遥远,母亲腿脚也不好,但她几乎每个月都会按时出现在会见室,和她一同前来的还有妻子,每次她们都会带来一份女儿的成绩单。

家的温情没有丢,这让我深感亏欠,也让我下决心好好改造,不再有丝毫懈怠。

3年多的时间里,一次次地加分,一次次地受表扬,我充满了希望,也充满了力量。这次获得离监探亲,更让我心存感激,也不无自豪。

3天前,狱友老郑突然跑过来重重地推了我一把,还冲着我喊:“回家过年,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嘚瑟啥?”当时当着众人的面,令我难堪至极,一时半会下不了台。

我知道老郑脾气暴躁,平时表现也一般,离监探亲这种事根本轮不到他,或许正是嫉妒让他心生怒火。

我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真诚地告诉他说:“老郑,回家过年是我们共同的愿望,这次轮到我,下次或许就轮到你了,只要你好好改造,就能早日回家团圆。”听到我这么说,老郑也没脾气了,低下了头。

记得前几年的除夕之夜,我们都是看着春晚度过的,每当主持人送上“阖家幸福”的祝福时,一些狱友都会哭出声来。去年除夕,小刘掩面而泣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一边哭着一边喊着老婆和儿子的名字,在场的狱友无不动容。

“呜、呜……”突然,我听到上铺的小刘轻声抽泣起来。“老赵,真羡慕你,要是我也能回家该多好。”他喃喃地说。

接着,其他狱友也窸窸窣窣地翻起了身,我知道他们都没睡着,但苦于纪律约束,大家没敢搭腔。

我也没有发出声音,假装睡着了,吐着均匀的鼻息,我知道只要一说话,大家说不定都会坐起来。

很久很久,我才进入了梦境。

眼前似乎朦朦胧胧,弥漫着烟雾,远远地,妻子挽着母亲的胳臂向我走来。“妈”,我喊了一声,母亲没有应答。突然,两个人都不见了,隐没在烟雾中。“妈,妈……”我一下子惊醒过来,竟已是泪流满面。

此时,狱友有的在打呼噜,有的咿咿呀呀说着梦话,我知道他们睡得并不踏实。

没一会我又进入了梦乡。

“爸爸,送我上学去吧。”这次我见到了女儿,她背着书包,挽起我的手,让我送她上学。

眼看着就到学校门口了,我突然停了下来,暗暗告诉自己,不能送了,要是被其他家长认出来怎么办?

“爸爸,走啊,走啊!”女儿不停地催促着。

但我的两条腿怎么也迈不开,挣扎许久,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浑身是汗。

就这样睡睡醒醒,已是凌晨4点多,我再也睡不着,等着起床铃响起,等着回家。

今夜无眠的,不只是我。(法制日报记者 余东明 见习记者 黄浩栋 整理)

责任编辑: 王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