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发布 > 业务信息 > 监狱管理
监狱管理
我跟女儿学“扫福”
发布时间: 2018-07-10 08:39      来源: 法制日报
【字号:
打印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服刑人员张兴讲述了一个“触摸科技”的故事。他在监狱呆了7年,外面的世界早已变化万千,被获准离监探亲的他触摸了全新的未知世界,也感知到满满的亲情和温馨。

上海提篮桥监狱,被誉为“远东第一监狱”。百余年来,这里曾经关押过许多的人,也见证了不少生离死别。而今天,像我这样在服刑期间回家过年的,或许还是第一次。

早上,朦胧的晨光透过狱舍的小窗,在白墙上投射出斑驳的影子。窗外的天气似乎并不太好,随时可能下雨,可我的心情却是如此晴好。

两天前,妻子电话里说会来接我,但她没说女儿来不来,我多么希望第一眼就能见到她啊!近两年多,女儿功课紧,一直没来探视,不知道她长高了没有?想想心里有些忐忑。

监狱大门在我面前徐徐打开,出现在眼前的是一辆崭新的红色轿车,还有妻子和一位亭亭玉立的姑娘。

“爸……”姑娘悠悠地喊了一声。想不到,女儿居然长这么高了,和我日思夜想的完全不一样。可惜7年的监狱生活,让我无法陪她一起成长,歉疚之情瞬间填满我的心头。

开车的是一位中年男子,西装革履,留着板寸头,利利索索、精神干练。

他是谁?记忆中好像没有印象,我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

毕竟7年了,我多少次劝过妻子再找一个人过日子,虽然妻子总说会等我,但看着她一个人带着孩子,我于心不忍。

7年前,我因犯走私货物罪被判入狱10年,站在被告席上,看着年轻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我热泪纵横、追悔莫及。为了能早日出狱,我积极改造,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眼看着刑期越来越短,我的内心充满了希望和力量。正是因为一贯以来的优异表现,这次监狱把春节离监探亲的机会给了我。

一路上,看着中年男子的背影,我几次欲言又止。我不敢问,就怕得到最担心的那个答案。

车停在了我家小区楼下,中年男子很殷勤地从后备箱帮我们提出东西。

“谢谢师傅,车费从平台上扣吧。”女儿笑着说。

“师傅?他是谁啊?”我脱口而出。

“滴滴司机啊。”女儿回答道。

这不禁让我想起在狱内电视里看到过的“网约车”,当时还好奇地和狱友讨论过,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新鲜事物?

我的心顿时释然了。

下午,妻子和女儿陪我逛了一趟超市。正当我提着大包小包,为囊中羞涩感到尴尬时,女儿却掏出手机,让收银员扫了一下,说交完钱了。

“这又是什么新科技?”

“支付宝二维码付款。”

俗话说“天上一日,人间一年”。监狱里7年,外面的世界早已变化万千,一个又一个的新鲜事物让我应接不暇。我心里暗自盘算着,出狱前一定要利用各种机会,好好补上这些与社会脱节的“课程”。

这不,还没等我把支付宝的事情弄明白,女儿又展示了另一项“高科技”。

她拿着手机对着我刚刚贴好的“福”字春联拍了拍。

“你又干什么,难不成贴个春联还得扫码付款?”

“爸,我在参加‘集齐五福,拼手气分五亿’活动,这是网络支付平台利用AR识别技术,让现实中的‘福’字生成相应的‘福’卡,集满五张就能在新年零点瓜分五亿大奖。”女儿解释道,“嘻嘻,这不过是个小游戏而已,新年过节讨个彩头”。

“哇,怎么还是这个,我都有3张了。”女儿一边滑动手机,一边嘟嘟囔囔,很是失望地说,“我好几个同学都已集齐五福了,我还差一张‘敬业福’呢”。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春晚如约而至,如同往年一样的喜庆、一样的欢快,而我的内心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我在想,和我一起的那些狱友此刻在干什么?是不是也围着电视机收看春晚?不知道他们又在想些什么。

“习总书记告诉我们,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主持人的声音浑厚而饱满……我双眼饱含泪水,却努力不让它流下来,因为此刻我是最幸福的。

女儿不是还缺个“敬业福”吗?我暗下决心,回监狱后,一定要更加“敬业”、更加认真地接受改造,用更好的表现给妻子和女儿“扫”回这个“敬业福”。

法制日报记者 余东明  见习记者 黄浩栋 整理  

责任编辑: 王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