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发布 > 业务信息 > 监狱管理
监狱管理
跪在母亲面前那一刻我心都碎了
发布时间: 2018-07-12 08:53      来源: 法制日报
【字号:
打印

上海市宝山监狱服刑人员祝祎讲述了一个“拥抱亲人”的故事。他说家是港湾,母亲是码头,只要家在母亲在,船只离得再远也有靠港的一天。

一觉醒来已是正月初一,对着镜子一照,才发现眼睛肿肿的,想来昨夜流了不少泪水。

整个年夜饭,任凭我怎么夹菜,母亲几乎什么都没吃,只是用右手一直紧紧拉着我的左手,生怕一不小心把我丢了。

昨天上午,妻子在监狱门口接到被获准离监探亲的我,第一时间就告诉我,母亲和弟弟已经从欧洲赶了回来,因为想让老人多睡一会儿倒倒时差,就没让她过来接我。

汽车高速地行驶在高架桥上,两旁的高楼大厦一闪而过,那些往事随之浮现在眼前,就像幻灯片一般不停地闪现。

母亲是法院宣判那天离开上海去欧洲的,弟弟不愿让她看到我戴手铐的样子。父亲去世早,母亲一个人将我和弟弟抚养长大,弟弟从小品学兼优,留学欧洲后就留在了国外,而我却犯了罪,让母亲无比失望,也无比伤心。

4年前,我因犯走私货物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整个旁听席上,我只认出了妻子,那时儿子正在读高中,妻子没敢把我的事情告诉他,就连其他亲戚朋友也没通知。

判决结束后,法官允许我和妻子说几句话。

“听说你出事了,母亲几次哭晕过去。她让我捎话给你,一定要听警察的话,好好改造,自己做错事自己就要认罚。”妻子说。

我阴着脸,假装冷静地点了点头。其实,母亲的话几乎让我崩溃。

“我们……我们都会等你回来的。”妻子终于哭出声来,随后,我被法警押解着带离了法庭。

不管对谁来说,家永远是港湾,而母亲则是码头。在监狱的4年里,我回不了港,靠不了码头,唯有坚定决心,听监管民警的话,好好改造接受教育,成为表现最好的服刑人员之一。

几天前,监狱领导宣布离监探亲名单后,我满脑子都是母亲那白发苍苍、颤颤巍巍的样子。

4年里,妻子成了我和母亲的传声筒,把我在监狱里的良好表现通过越洋电话告诉远在欧洲的母亲,又在会见的日子里把母亲的近况事无巨细地告诉我。

这次回来前,弟弟专门预订了酒店等我回家,年夜饭也安排在那里,我们一路往酒店赶。“怎么还没到呢?”我问了妻子很多次。

汽车终于停靠在酒店前,隔着玻璃我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母亲。她前倾着身子,眼中满是期盼,弟弟搀扶着她,生怕她摔倒。

“妈……”我喊了一声,跪倒在她面前,这一刻我的心都碎了。

母亲紧紧抱着我的头,就像以前犯错误时安慰我的样子。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母亲不停地囔囔着这句话。

……

饭桌之上,气氛热烈,大家一再举杯祝愿我能够早日回家。而身旁母亲的注意力则始终在我身上,不停地问这问那:“你在监狱里过得好吗?有没有人欺负你,学了哪些技术?”

“现在的监狱非常文明,没人欺负我。那里就像个大学校,只要我们认真改造,就会创造良好条件。”我不停地向母亲介绍着监狱里的情况。

妻子怕打断我和母亲说话,一直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过了好久,她把手机递给我说:“跟儿子说两句吧,视频接通了。”

手机里出现了儿子的头像,他在美国。

应该说,这4年来支撑着我坚强改造的最大力量,除了母亲,就是儿子了。每次和狱友聊起他,我总是满满的自豪和愧疚。我入狱那年儿子正读高二,后来他不仅考上大学,还获得出国留学的机会。

“小齐,新年好!你在美国还好吧?”

“爸爸,欢迎你回家。我在这里挺好的,有很多朋友,现在就和他们在一起过节呢。”

我不禁哽咽了。

“小齐……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犯错误,爸爸对不起你和妈妈。”

儿子的眼睛也明显红了,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一晚上,我喝了一点点酒,却流了不少泪。人生只有失去了方懂得珍惜,监狱里度过的4个春节,让我明白家人团聚是何等重要。

我和儿子都属于离港的船只,儿子在外求学,而我是犯罪服刑。但我想,只要家还在,母亲还在,船只离得再远也有靠港的一天。这就是力量,是支撑我改造的力量,支撑儿子学成归来的力量。(法制日报记者 余东明 见习记者 黄浩栋 整理)  

责任编辑: 王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