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发布 > 业务信息 > 基层工作
基层工作
矛盾减压阀和谐金钥匙
探访新时代“枫桥经验”儋州实践
发布时间: 2018-08-10 08:47      来源: 法制日报
【字号:
打印

01_01_2220.jpg

图为儋州市那大司法所工作人员联合村干部在石屋村调解纠纷。

 法制日报记者 邢东伟 翟小功

一大早,王棠鹤随便扒拉了几口饭,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像往常一样,当他骑着摩托车穿梭于乡村小道时,乡亲们都知道——老鹤来了!

王棠鹤是海南儋州市光村镇司法所所长,老百姓都亲切地称他“老鹤”。28年来,他一直扎根农村为老百姓平息纷争,金牌“和事佬”声名远播,曾摘得“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桂冠。

王棠鹤是全市1755名人民调解员的一员。在儋州,目前有各类调解组织325个,镇、村(居)调解员、群防群治力量等活跃在每一个角落,耕耘在基层维稳最前沿。

“‘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就地化解’的‘枫桥经验’经历了50余年风风雨雨,成为基层平安建设典范。”在儋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综治委常务副主任周廉芬看来,儋州市始终将“枫桥经验”原理和内涵融入基层促和维稳工作,构建“大调解”格局,同时加快推进综治中心、“雪亮工程”与网格化服务管理“三位一体”新机制建设,将其作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的重要平台,

不断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为海南自贸区、中国特色自贸港建设保驾护航。

这里人人都是调解员

走进石屋村,犹在画中游。干净的村道、嬉戏的孩童,胡松纪念馆、中国村官精神馆相邻而立,构成了一幅和谐美丽的乡村新画面。

石屋村村委会位于那大镇,下辖5个自然村,曾被周恩来同志赞为“北有大寨,南有石屋”。

“我们村没有发生过一起因调解不力而导致上访的案件。”石屋村委会治保主任胡成金说。3年来,他和另外3位调解员处理纠纷120宗,调处率和成功率均达98%以上。

在调解工作中,胡成金善于发动热心村级事务的老族长、老干部、老教师、老党员等参与,结合村规民约做工作。同时成立了“胡松调解工作室”,将排查化解调处工作前移,及时有效地把矛盾纠纷化解在村里。

周廉芬告诉记者,儋州充分整合调解员、网格员、行政部门和政法专业队伍等力量,坚持定期排查和不定期排查相结合,采取自下而上+检查督导方式,在全市开展全覆盖、无疏漏的拉网式、地毯式涉稳矛盾隐患排查,构建“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矛盾纠纷联排、联调、联管、联治的多元化解工作格局。

在儋州,人人都是调解员,环环都是调解点。全市整合机关、学校、企业等内部单位资源,引导发动社会各界群众有序参与社会管理,构建以政法机关为主、群防群治力量为辅,专群结合的治安防控体系,形成社会管理人人参与、人人共享的生动局面。

目前,儋州市在现有基础上创新推广“枫桥经验”,建立各类调解组织325个,配备调解员1755名,在全市范围内逐步形成了一个“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人民调解组织网络体系,成为矛盾“减压阀”、和谐“金钥匙”。

近年来,作为海南西部中心城市,儋州迎来了新一轮大开发大建设,各类矛盾纠纷如影随形。全市各级调解组织、调解员行动起来,在那大、白马井等重点镇及时有效化解了一大批工伤、劳资、拆迁等常发性纠纷,赔付金额约258.71万元。

专业调解专啃硬骨头

年过六旬的罗某春因反复咳嗽,咳痰,到儋州市人民医院就诊,经过3次手术后,罗某春经抢救无效死亡。患者家属认为医院应承担全部责任。

马某不慎从二楼坠落致多处骨折被送到儋州西部医院住院。当晚,马某腹胀不舒服,家属告知护士多次但没有得到及时有效处理,随后马某列病情加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这是今年年初发生的两起医疗纠纷。儋州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接到市卫计委值班电话后,调解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积极安抚家属,并立即组织医患双方代表进行调解协商,听取患者家属诉求后,向其说明医疗纠纷处理途径及相关法律法规,依法化解纠纷。

“年初接二连三的医疗纠纷在市医调委的调解下得以平息,有效发挥了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的职能作用。”儋州市司法局局长金韬说,这得益于儋州采取“第三方调解机构(市医调委)+调解专家+部门联合处置”方式,铺就了医患双方的“缓冲地带”。

近年来,儋州市司法局还成立“大调解”格局办公室,强化医疗纠纷、劳动争议、交通事故纠纷工作,推动了行业性、专业性调委会发展。尤其是,自市医调委成立以来,调处案件赔偿金额累计达421.68万元,至今没有出现达成协议后再次发生纠纷的情况。

“三位一体”搭建新平台

8月1日上午,《法制日报》记者走进那大镇网格化管理服务中心,一台巨型LED显示屏映入眼帘,实时监控画面不断切换,全镇各网格实时情况一览无余。

那大镇党委书记黎秀全对记者说,自2012年7月开始,那大镇不断完善信息系统指挥平台建设、网格划分等工作,并在综治信息系统+基层警务等方面不断探索,在全镇铺设了一张大网格,初步形成“工作部署到网格、检查工作看网格、了解情况问网格、化解矛盾靠网格”工作局面。

“信息化时代到来,平安城市建设呈现出数字化、智能化、系统化新趋势。”周廉芬说,儋州市委、市政府大力推进社会治理精细化,先后投入1.3亿元探索以综治中心为依托载体,以“雪亮工程”为科技支撑,以网格化服务管理为手段的“三位一体”社会治理新机制,“平安儋州”品牌越擦越亮。

近年来,那大镇在重点区域布下239个“天眼”,为避免突发事件监控遗漏,还在系统中开设行为预警功能,确保网格员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并上报处理。

目前,儋州市充分利用“三位一体”新机制做好矛盾预防化解,加强综治中心规范化建设,整合“雪亮工程”和各类数据,发挥网格员进村入户优势,把矛盾化解在基层、化解在萌芽状态。

2017年11月8日,海南省综治中心、“雪亮工程”和网格化服务管理“三位一体”新机制建设第二次现场会在儋州召开,大力推广儋州经验。


记者手记   

“‘枫桥经验’之所以能够历久弥新,具有旺盛的生命力,根本原因在于坚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今年5月9日,周廉芬率全市政法系统干部赴浙江省学习考察社会综合治理“宝典”——“枫桥经验”之后写下了以上感悟。

如何借“枫桥之石”来抓好儋州市社会治理工作?周廉芬告诉记者,通过此次实地考察学习,结合儋州实际,她为全市平安法治建设划了重点——探索创新“四大机制”,即创新矛盾纠纷多元调处机制、群防群治机制、乡村治理机制及“三位一体”新机制。

而贯穿其中的一条“生命线”便是:以人民为中心。周廉芬说,儋州市将继续践行社会综合管理服务领域群众路线观,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有效预防和妥善化解基层一线矛盾纠纷,走出一条长治久安之路,为新时代“枫桥经验”注入新的时代内涵。

责任编辑: 王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