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料库
资料库
山西任爱军案三个小故事
发布时间: 2020-07-22 17:15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
【字号:
打印

新春佳节的雷霆重击

2018年2月,专案组发现任爱军要到海南三亚过春节,面对上级下达的“春节前一定要将任爱军抓捕归案”的命令,专案组当机立断派出行动小组,分乘两台小车从太原一路追踪任爱军,长途奔袭2000多公里,紧咬着任爱军行踪不放松。10日凌晨,任爱军到达海南三亚某小区,抓捕时机已经成熟,专案组民警不顾疲劳迅速在该小区大门、地下车库等地架网布控,早上六时一举将任爱军成功抓获。此时距离任爱军到达三亚还不足10小时,他完全没有想到办案民警会如此出其不意、雷霆一击。与此同时,早已守候在太原、临汾、吕梁等地的另几路民警对其团伙成员展开集中抓捕,一举打掉该涉黑犯罪组织。

为了不打草惊蛇,专案组在春节假期就立即召开案件分析会,夜以继日连续奋战,穷追猛打。随着审讯的深入,专案组民警还赶赴甘肃等六省扩大调查取证范围,深挖出王某、马某等恶势力犯罪团伙,扩大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战果。

130册案卷打破侦查“零口供”困局

“四进宫”的任爱军有着丰富的反调查反审讯经验,从落网那一刻起就摆出架势对抗调查,专案组民警秦岗事后分析说,因为多次被打击,任爱军2013年释放出狱后,就一改过去绑架、敲诈勒索等暴力手段,变为不到现场、电话操控、幕后指挥,他对办案民警提出的任何问题都矢口否认,认为只要自己拒不承认,警方就无法定案。

面对这个难啃的“硬骨头”,太原警方早有准备,这个由30多人参战的多警种、多部门联合专案组,成立之初就将获取确凿充分的证据作为办理案件的关键所在,重点围绕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应具备的四个特征展开调查取证。专案组一方面坚持政策攻心与亲情感化相结合,在重点涉案人员中寻找突破口;另一方面从走访受害人入手,耐心细致给受害人讲解政策,消除顾虑,打开局面。最终,经过历时十个多月的缜密侦查,专案组用一百三十多册案卷材料,五六百张视频光碟和两千余条银行信息,全面掌握了任爱军犯罪组织长期违法犯罪的事实和组织内部结构、人员组成情况。大量详实、严谨的违法犯罪证据,为后续检察起诉、法院庭审的顺利进行奠定了坚实基础。

有诬告陷害,更有威胁恐吓

任爱军涉黑案被调查对象很大一部分是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这些人不乏“两进宫”“三进宫”者,审查调查人员时刻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风险,有诬告陷害,更有威胁恐吓。专案组组长、太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李国涛至今记得,他进组没多久,单位就收到了对办案人员的匿名举报。面对不实举报,刑侦经验丰富的李国涛更加认定,自己的办案思路是对的,专案组正在接近让犯罪团伙害怕的核心犯罪事实。

纪委专案组马少飞更是在办理任爱军违规减刑司法腐败窝案时直接接到了威胁电话。当时,马少飞刚刚结束与一名涉案的黑社会背景成员首次谈话取证,对方气焰嚣张、拒绝配合。第二天半夜,对方打来电话威胁马少飞:“你家在哪里住,我清清楚楚,你给我小心点!”“你家孩子在哪里上学、几点放学,我全都知道,你自己看着办!”面对赤裸裸的威胁,马少飞义正辞严:“我找你谈话,代表的是纪委监委,履行的是国家法律。你的问题很清楚,只有配合调查、讲明情况才是出路,威胁我没有用,就是把我撂倒了,还会有其他同志继续找你谈。”诤言掷地有声,对方最终如实交待问题,使整个案件水落石出。

责任编辑: 张丽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