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料库
资料库
湖北严金案三个小故事
发布时间: 2020-07-22 17:18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
【字号:
打印

坑填平了印子在

2018年5月3日,老辣狡猾的严金闻听风声有变,准备逃往澳门,没想到当晚即在州城一家宾馆内束手就擒。陈正伟作为咸丰县公安局侦办严金团伙案的主要办案民警将严金押往咸丰。一路上,严金嬉皮笑脸,举止嚣张。自以为见过世面的他居然先入为主,同陈正伟打起心理战:“你看见过象我这样轻松自如的犯罪嫌疑人没有?”陈正伟没有正面回答,指着窗外的公路,假装漫不经心地说,“这条路上哪里有个小坑儿我都一清二楚。”严金眼珠一转:“坑都填平了,你哪里晓得?”陈正伟义正言辞:“坑填平了印子在!”

但找“印子”的工作异常艰难。虽然已抓捕14名犯罪嫌疑人,但人们依然对严金案闭口不谈,就连重要证人、受害人王某某(化名)家属在公安机关多次上门调查时也不敢出面指证,连忙将干警往门外赶,害怕严金的党羽上门报复。专案组发布《悬赏通告》,征集该组织犯罪线索,同时梳理该组织成员近十年内的警情、案情,挖积案、隐案,声势浩大地在建始县摸排线索、收集证据,形成严金涉黑组织已经覆灭的氛围,打开受害人、证人敢于作证的局面,群众举报纷至沓来。终于,专案组在举报材料中发掘出严金背后隐藏的帮其办理保外就医、“能量巨大”、但尚未掌握具体违法犯罪行为的皮晓剑,并掌握了皮晓剑在一起强征土地案中涉嫌寻衅滋事、非法经营的线索,并据此深挖,进一步掌握了严金的相关犯罪事实。王某某家属也终于敢于指证,直言“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能沉冤得雪”。

多年的冤屈化作摧毁该犯罪组织的道道利箭。随着当地群众信心不断增强、大量证据的不断呈现、大批证人勇于指证,自信“坑”早已被填平的严金,在负隅顽抗几个月之后,心理防线终于彻底垮塌,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一一供述。

十二万字判决书的背后

12万字,对普通人来说是一部长篇小说、一部博士论文的长度,但对该案办案干警来说,是一份判决书的厚度。严金团伙案自立案后,恩施州抽调政法机关130多人负责专案办理。鹤峰法院专案组,面对该院建院以来受理的人数最多、案情最为复杂的刑事案件,立即进入了“5+2”“白加黑”工作模式,专案组人员无时无刻不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审判长朱华忠,吃住在办公室,两个月不回一次家。承办人黄亚平每天加班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回家“换衣裳就走”。法官助理钟俊的妻子刚分娩产子,他来不及照顾妻儿,迅速返回工作岗位。法官助理田恒新婚,直接从婚礼仪式回专案组,放弃了全部休假。经过不懈的努力,专案组撰写了130万余字的阅卷笔录、审理报告。就案件定性、事实、证据及程序问题向公诉机关发函16 份,向司法局、看守所发函11份,向上级法院、扫黑办及相关部门书面请示35次。2019年8月22日,审判员肖松因长期熬夜,一不小心将左手摔成粉碎性骨折,医生嘱咐他在家休养两个月。但他手上打着石膏吊着绷带就回到了专案办公室。同事劝他回家休息,他说:“没有关系,我一只手也能打字,时间耽误不得”。看着他艰难地用一只手在键盘上一键一键敲打,助理提议由他口述,助理来打字时,他说:“我可以的,各有各的事,不要耽误了你的事情”。炎热的夏季,厚厚的石膏缠在手上又热又痒,一只手打字速度慢,一段不长的文字他都要敲上很久。但即使这样他也坚持在岗位上,最终写下十余万字的文书。案子审结后,同事说他辛苦了,他打趣道:这不是还锻炼了我一只手的打字能力了嘛,我现在“一指禅神功”可厉害啦!2019年12月23日至27日,案件已到最后的决战阶段。黄亚平、钟俊、于平、黄芳、黄虹等5位法官负责判决书的最后定稿,他们连续24小时工作,困了就趴在办公桌上打个盹,吃饭都是其他同志从食堂里帮他们打回来。5天5夜,他们将15万多字的判决书初稿浓缩精炼到12万多字,无一错漏误差。

这些情景只是严金案参战人员工作的缩影,正是这种单手也要擎天的战斗意志和坚强决心,才使得该案得以圆满收官。

一张胸片照出“保护伞”

一张虚假的空洞型肺结核胸片,撕开了恩施州建始县严金涉黑恶团伙“保护伞”“关系网”的黑幕,也将建始县公安局原副局长杨学林、看守所原所长汪大勇等多名国家公职人员的人生撕裂成人民警察和黑恶“保护伞”两部分。

严金等人涉黑案办理中,一系列超乎寻常的案情引起纪检监察机关专案组同志们的注意。严金2010年故意伤害当街致人死亡,仅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服刑期间又获得监外执行并减刑一年,实际关押时间只有7个月10天。出狱后,短时间内纠集十余名骨干成员,继续实施违法犯罪行为,迅速坐大成势,成为“称霸一方”的黑恶势力犯罪团伙...这些异常现象表明,其背后一定潜藏有特定的“关系网”和特殊的“保护伞”。

办案人员在海量卷宗中,捕捉到一个重要信息:严金之所以被批准监外执行,是因其身患空洞型肺结核,但2018年再次被刑拘时的体检报告显示并没有空洞型肺结核留下的钙化造影。同一个人,前后不一的体检结果,成为案件的重要突破口。调查组秘密进入建始调查取证,以这张虚假的肺结核胸片为突破口,以相关公职人员为严金办理监外执行为调查方向,很快查明杨学林、汪大勇收受贿赂,利用职务便利帮助严金逃避处罚的事实。专案组顺藤摸瓜、起底收网,严金故意伤害致死判刑3年半明显偏轻、社区矫正期间犯案不查且申报立功减刑、案件超期3年压案不诉、刑事案件立而不侦等问题背后的“保护伞”一一现形。55名国家公职人员受到严肃处理,包括范荣(州公局副局长,时任建始县公安局长)等连续3任建始县公安局局长在内的35人先后被立案审查调查,12人涉嫌职务犯罪移送检察机关。

责任编辑: 张丽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