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料库
资料库
陕西蔡国强案三个小故事
发布时间: 2020-07-22 17:19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
【字号:
打印

“雪山大搜捕、千里缉凶徒”

——抓捕蔡国强及其组织成员侧记

2018年8月13日,陕西省咸阳市武功县公安局通过办理一起赌博案件挖出并打掉了以吴领会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随后又挖出以蔡国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省上随即成立以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胡明朗为组长的专案领导小组,从省、市、县三级抽调警力成立专案组,本着“围点打援”的思路,异地用警,先对蔡国强实施限制措施,秘密抓捕与蔡国强联系密切的犯罪嫌疑人,收集固定比较确凿的证据后再抓捕蔡国强。

2019年2月初,时至春节前夕,结合收集到的证据,对蔡国强组织实施代号“反手刀”的集中收网行动。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在得知蔡国强准备逃离出境的消息后,专案组调集50名干警,放弃休假,展开统一抓捕工作,一举抓获蔡国强及其组织重要成员10余人。

经突击审讯得知,蔡国强令人将其手下数名骨干成员藏匿于潼关扫帚沟深山之中。2月14日凌晨5时,80名精干警力准点集结,向扫帚沟挺进。时至隆冬,大雪纷飞、路面结冰,沿着结冰的路面行至山脚下,才发现大雪封山无路可寻。民警当即在当地寻找向导,顶风冒雪徒步翻山,耗费3个小时终于到达位于深山内240公里处的扫帚沟,此地寒风刺骨、积雪没过膝盖,民警沿着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的湿滑山路,冒着生命危险展开搜捕,多名民警数次摔倒负伤,险些掉入深不见底的悬崖。直至14时许,民警终于找到嫌犯藏匿的废弃金矿矿洞,可是矿洞洞口很多,氧气稀薄,毒气弥漫,通道狭窄黑暗,环境十分复杂恶劣,对搜捕工作造成极大的困难。但是,干警们毫不胆怯,将鞋带绑在脚底防滑,用手机照明,争相进入矿洞。经过细心大胆的搜捕,终于在当晚22时许将数名犯罪嫌疑人悉数抓获。此时,连续17个小时水米未进、以雪止渴的民警们虽已精疲力竭,但无一人叫苦叫累,而是相互协助再一次冒着生命危险将案犯押解下山,待安全抵达武功时已是次日凌晨5时许。

2019年8月21日以涉黑组织案移送起诉蔡国强等54人,习丹平、丁虓志、张刚、孙家保、梁武等5名骨干成员在逃。为尽快抓捕在逃人员,专案组广发《通告》,加大悬赏力度,经过大量细致的研判工作,最终在渭南市白水县抓获了张刚,在缅甸抓获了习丹平,耐心劝导家属从缅甸成功劝回了丁虓志。随后,将该案剩余的孙家保、梁武2名在逃人员上报为公安部部督逃犯。2020年5月,得知孙家保偷渡躲在缅甸,武功县公安局局长李宁顶着疫情期间的巨大压力,赶赴云南省孟连县组织协调抓捕工作,5月11日成功将孙家保抓获并平安押回陕西。孙家保到案后,又经过大量耐心细致的工作,最后1名逃犯梁武于5月19日投案自首。至此,以蔡国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所有涉案成员全部到案。

“轻伤不下火线,声音嘶哑的检察官”

——57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认罪认罚侧记

蔡国强案卷宗材料共242册,光盘187张,批捕的涉案人员将近百人,涉及16个罪名,46起犯罪事实,武功县检察院专案组“5+2”、“白+黑”,保质加速推进案件审查起诉工作。该院检察官助理康敏妮同志是专案组的骨干成员,在审查起诉的关键阶段,她日夜兼程、全天24个小时都连续奋战在单位,周末无休、法定节假日也不休假,轻伤不下火线,重感冒发烧都坚守在办案一线。2019年12月正值该案推动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关键时刻,康敏妮同志重感冒,发烧到40度,午休时间加班去医院打点滴,结束后又急忙返回岗位,继续奋战在办案一线。发烧导致声音嘶哑,仍然带病同专案组其他同志去看守所向犯罪嫌疑人释法说理,争取他们自愿认罪认罚。

有的犯罪嫌疑人对自己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这一罪名的认定心存疑虑,专案组在律师的见证下,按照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等,详细阐释相关法律规定,耐心听取嫌疑人意见;有的犯罪嫌疑人认为量刑过重,不认罚,专案组详细阐述量刑细则的规定,具体的量刑步骤、方法和过程,并且展示同案人的量刑情况,使得全案量刑公开透明,最终使犯罪嫌疑人心服口服,自愿认罪认罚;有的犯罪嫌疑人否认个别犯罪事实,专案组详细向其阐述没有被告人供述,其他证据确实充分也能认定的法律规定,并详细阐述了认罪认罚从宽的法律后果。通过扎实细致的工作,57名犯罪嫌疑人消除了疑虑,自愿认罪认罚,全部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释法说理的过程中一直伴随着康敏妮同志嘶哑的声音。

“审判长忠孝难全”

——蔡国强案审判侧记

“作为一名法官,我始终坚信,奋斗是青春最亮丽的底色。”高继升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是蔡国强案的审判长,咸阳市武功县法院审委会委员、刑事审判庭庭长。作为业务骨干,高继升办案有思路、有办法、敢担事,也能干成事,主动承担了大量涉众、涉民生的复杂、敏感案件。蔡国强案件移送至法院后,面对一些抱有畏难情绪的同志,高继升说得最响亮的一句话就是:“这个案子交给我,我来上。”事后才知道其实他在生活中的困难比谁都大。高继升的父亲70多岁,患有严重的肾衰竭,每周需要固定去医院透析3次。由于案件审理时间紧、任务重,陪同父亲去咸阳市治疗的事情,只能委托他人。高继升同志的“舍小家、为大家”,对于案件的依法高质量审判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高继升和他的同事们始终坚持法定标准,坚持依法办案。宣判后在被告人签字环节,排在一号的被告人蔡国强—该案的主犯、横行西安及周边地区15载的“黑老大”感慨地说:“我们做的违法事实清楚着,法院判的对着哩,大家别上诉了吧,我们争取早日服刑,早日改造吧。”蔡国强这席话也道出了全案被告人的心声。

责任编辑: 张丽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