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料库
资料库
吉林张永福案四个小故事
发布时间: 2020-12-25 16:37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
【字号:
打印

满覆灰尘的一本案卷

“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找我的,我一直相信!”受害人邢某满含热泪地说道。

专案组办案民警在调阅张永福历年卷宗的过程中,一本2004年张永福强制拆迁未结案件卷宗引起了侦查员的警觉。查其原委,15年前在吉林市龙潭区缸窑镇蛤什蟆村由村长张永福开办的一个养鸡厂,为了方便企业运作经营,张永福准备在厂门口铺设一条柏油路,但几处民房却成为了实施这项计划的“绊脚石”。张永福作为蛤什蟆村的“土皇帝”,他想做的事谁也挡不住,通过采取威逼等非法手段强迁几户民房后,唯独剩下邢某一户。在告知以8000元作为拆迁补偿遭拒绝后,张永福趁其家中没人,组织人员硬是扒倒了邢某住房。在张永福“保护伞”及“关系网”的庇护下,邢某2004年-2007年间多次上访碰壁,喊冤无门,万般无奈之下只得举家外迁,常年租住他人房屋,生活境况窘迫困苦。侦查员在找到受害人女儿后,这一桩尘封多年的无果案情才得以重见天日。张永福得知通化市专案组发现这一重要线索后,想用10万元“封口费”收买受害人不向专案组提供证言,受害人邢某当即将这一情况告诉侦查员,坚定地说:“这件事上我只相信你们专案组警察,没有你们我这桩冤情谁都不管。张永福这10万我不要,最后法院判给我多少钱我就拿多少!”是受害人的冤情和正义的呼唤让专案组坚定决心,冲破层层困难,挖掉了张永福这颗社会毒瘤。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藏在村野里的豪宅

“这......”,刚走进张永福的家,专案组民警们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张永福的家位于吉林市龙潭区与舒兰市交界处国道旁。院落正门如同企事业单位,安装有闪闪发光的金属伸缩轨道门,很难想象这是东北乡下村长的住宅。住宅有前后两栋小楼,楼间用人工水榭及木质回廊巧妙连接,绿植树木相映成趣。园丁房、保姆房、司机房等单立一侧,车库仓储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张永福日常起居的二层小楼内,让办案民警更是瞠目:堆满整面墙壁的大牌奢侈品许多包装袋都没有拆过,成箱的高档烟酒随意堆在角落显示着房屋主人奢靡的生活,高档木材打造的成套中式会客木椅方桌、木柜、睡床,精致稀有的装饰品和古董摆件在屋内更是随处可见,这只是一个普通农村人的居家生活?专案组前期侦查发现,张永福通过杀害、殴打、恐吓竞争同行等手段垄断当地种鸡、肉鸡销售市场,在积累一定的经济基础后,又将犯罪触手伸向建筑、土地、林地承包、采矿等多个领域,通过采取骗取贷款、串通投标、敲诈勒索等非法手段,巧取豪夺、大肆敛财。其非法承建政府200栋温室大棚项目,获利1000余万元,由于建筑质量存在严重问题,造成76栋大棚倒塌,直接经济损失1780余万元。数年间,张永福的资产已经像滚雪球一样逐年暴增。直至案发前,张永福实际操控着4家集团公司、8个养鸡厂,总资产已逾3亿元。

利剑的锋芒

专案组里总有这样一道身影,年近花甲的他经常在深夜里伏案工作,他精湛的业务水平让专案组成员对再难突破的黑恶案件也会充满信心;无论压力多么巨大、案情多么复杂,他都能抽丝剥茧找到突破口,让公安机关在扫黑除恶战场上攻坚克难、一往无前。他就是专案组里的打黑专家--通化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原支队长王杰。

在侦办张永福涉黑案中,曾一度出现群众畏之如虎不肯配合、举报线索无法查实、案件进展停滞不前的情况,王杰同志带领侦查员对举报涉及张永福等人的问题线索逐项进行研究分析,通过调阅张永福及其家族人员相关的100余册违法犯罪卷宗,从中发现张永福违法犯罪的重要线索,由此,张永福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事实才逐渐浮出水面。案件侦办期间,王杰先后2次因心脏类病症入院手术,术后没到出院时间,王杰不顾医嘱就背着吊瓶重返工作岗位。

像专案组王杰同志一样的斗士还有很多。案件内勤张志佳被医院误诊为甲状腺肿瘤,他默默返回吉林市驻地做完所有的手头工作才告诉同事们要前往北京复查,经权威医院确诊排除恶性肿瘤后便立即返岗投身抓捕审讯工作;专案组民警何汝妻子临盆在即,何汝远在吉林市异地办案无法分身,是通化的亲友帮忙把妻子送到了医院分娩。正是专案组全体参战民警的这种嫉恶如仇、公而忘私的奉献精神,才使张永福黑社会性质组织得以彻底铲除,还给当地居民一个朗朗乾坤、风清气正的社会治安环境。

被告席上“父子兵”

庭审现场,张永福深知自己罪孽深重,被法律开释的可能性近乎为零,可他眼角的目光却时不时的瞥向和自己一样身披镣铐、隔了几个身位的那个年青瘦弱的身影,那就是张永福的长子张健,他也是该涉黑组织的重要骨干成员。张健从小到大在张永福的庇护之下,游手好闲、无恶不作,凭借“惹祸”换来的一些恶名,逐渐成了当地响当当的“人物”。2009年11月,张健认为保安王某对他不尊重,遂纠集多名打手将王某砍成重伤,经张永福的打点疏通,其非但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反而在社会上有了一定的“影响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始后,被害人王某迫于张健以及其背后张永福的淫威,不敢出面向公安机关指证张健的犯罪事实,甚至到处躲避专案组调查取证。

2016年适逢缸窑镇蛤什蟆村村委会换届选举,张健向父亲张永福透露出想“当当官”的想法,张永福甚是欣慰,孩子终于“懂事了”,能“子承父业”了,想当年自己也是从当上村主任以后才打下的这份“丰硕”家业。儿子当村主任,一句话的事,看哪个村民敢不选?在张永福的直接干预下,张健带人对村民采取威逼、利诱等手段,帮助自己“拉选票”,于是便顺利地当上村委会主任,成了“土皇帝”,张永福也摇身一变成了“太上皇”。从此,蛤什蟆村村委会彻底成为张氏家族手里把持基层政权、攫取利益的“工具”。

责任编辑: 白海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