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构设置 > 机关司局 > 监狱管理局(危安犯罪预防改造工作指导室) > 司局新闻
司局新闻
福建、河南监狱千里调犯 服刑父亲等待救五岁病儿
发布时间: 2018-01-09 17:21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
【字号:
打印

  从北到南,跨越1000多公里,历时8个小时,本该在河南开封服刑的罪犯陈宽(化名)在4个民警的羁押下来到福州监狱,只为实现他挽救儿子生命的心愿。

  12月9日下午,福州监狱派出4名民警,早早在出站口等候,顺利完成押解交接。整个过程严丝合缝,这场“千里调犯”的生命接力在福州火车站完成。

  这场“千里调犯”源于一位母亲的求助信。2017年3月,五岁儿童龙龙被查出白血病,需要尽快移植造血干细胞,才有可能健康活下去,经过匹配,母亲和姐姐配型都不成功,远在河南第一监狱服刑的父亲成了唯一希望。

  这封求助信很快引起了重视,经过采样检测,陈宽与龙龙配型成功。随后,在司法部监狱管理局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多方协调下,河南、福建两地监狱管理部门共同完成了这场“千里调犯”。

  狱中父亲成唯一救命希望

  12月24日下午,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以下简称“福建协和医院”)血液科,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龙龙。龙龙剃光了头发,肤色腊黄,化疗让他的身体非常虚弱,无法下地。

  5岁的龙龙是福建南安人,他的父亲陈宽在2016年8月因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3个月,关押在位于河南开封的河南省第一监狱。龙龙母亲黄琴今年32岁,丈夫入狱后,她一边打零工,一边带着儿子女儿艰难度日。

  2017年1月,5岁的龙龙颈部出现数个大小不一的肿块。经多番检查,3月25日,龙龙被确诊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情况危重,来到福建协和医院治疗。

  经过一期化疗,龙龙体内的白血病细胞残留仍居高不下。7月,龙龙的病情开始急转直下。福建协和医院主治医生表示,只有尽快移植造血干细胞,进行挽救性治疗,龙龙才有可能健康活下去。

  黄琴曾有过痛失过爱子的经历:2016年9月,她生下了一名男婴,但因羊水过少,孩子抢救了四天,终究不幸夭折。“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得救回龙龙。”黄琴说。

  “别说骨髓,如果可以,我把命给他都行!”但黄琴与12岁的女儿都配型不成功,无法提供造血干细胞,在监狱中服刑的龙龙父亲成了唯一希望。

  能否从河南狱中提取造血干细胞,通过冷冻空运的方式移送到福建?或者龙龙前往河南,在河南完成骨髓移植手术?这两种方案均被主治医生否决。

  “造血干细胞移植的供者与患者在同一地点进行手术是最佳选择。”福建协和医院血液科主任医师、医学博士李乃农接受采访时介绍,首先,长途运输的不确定因素较多,行程延误也会导致造血干细胞失去一定活性;其次,龙龙目前的身体状况不适合远赴河南治疗,且移植前还需要大量检查。

  “如果龙龙父亲能调至福建监狱更便于体检,此外父子见面能够安抚龙龙的情绪,对病情的缓解也有帮助。”李乃农说。

  9月,黄琴向河南第一监狱发出求助,希望能将陈宽从河南调回福建。

  监狱特批 千里调犯

  人命关天,龙龙的身体每况愈下,时间就是生命,骨髓移植迫在眉睫。

  福建监狱管理局领导向记者介绍,为了监狱安全稳定,狱中服刑人员实行定点关押,除了有重大影响的黑恶势力头目和特殊罪犯外,一般情况下监狱罪犯是不允许调动的。

  像陈宽这种罪犯跨省调动,在监狱管理中更是特例!因为两省相隔千里,长途跋涉,押解过程中不可预料的因素太多,因此,两地监狱管理部门特别慎重。

  福州监狱副监狱长安建国说,收到求助信后,河南监狱随即为陈宽查验血样,并承担了4000元的检测费。一个月后,好消息传来,陈宽与龙龙配型成功。

  在司法部监狱管理局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多方协调下,河南、福建两地监狱管理部门决定共同完成这次调犯行动。

  经过多方考虑,福建监狱管理局决定由离协和医院最近、医疗条件较好的福州监狱来收监陈宽。12月9日上午7时许,河南第一监狱4名民警带着陈宽登上G1905高铁。

  5人联排连座,4名民警将陈宽包围。经过8个小时的路途,15点,一行人抵达福州火车站。

  福州监狱狱政科科长张学武负责带队接站。张学武向记者介绍,当天他带着邓欣原、陈杰、王宝林3名民警,提前和福州火车站警方做好沟通工作,早早在出站口等候,顺利完成押解交接。

  移监完成后,一个月内,福州监狱监狱长曾文嘉、副监狱长安建国特批陈宽与家属四次会见,让他们家人一同协商龙龙的治疗事宜,并在民警的陪同下,安排他在协和医院再次体检,查验配型结果。

  两年多没见面的一家三口,在龙龙的病房相聚,一家人泣不成声。

  “担心龙龙受到惊吓,在进病房前,我们陪同的民警陈杰、王宝林、邱展望、徐琛统一脱下警服,身着便衣出现在孩子面前。”张学武说。

  特批“养尊处优”,等待移植手术

  福州监狱副监狱长安建国接受采访时介绍,为了保证陈宽的身体健康,确保移植手术顺利,福州监狱将他安排到后勤分监区,并“特别关照”他“养尊处优”——比如,暂时不安排陈宽参与劳动改造,并将他住宿的监房由12人减少为4人,保证其有良好的休息环境;在伙食上,监狱给陈宽加了餐,牛奶、鸡蛋、面包等每天供应;同时,管教民警还每天督促他利用狱内健身器材锻炼身体,每天定时晒太阳。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很后悔,自己犯下罪错。但监狱民警没有抛弃我,还全力帮助我的家庭,真的非常感激!”面对帮助自己的民警们,陈宽痛哭流涕。

  自他入狱后,妻子黄琴成为家庭唯一劳动力,供养母亲和两个孩子。龙龙生病后,黄琴为了照顾孩子放弃工作,现在借遍了亲戚朋友,求助各界,已花掉35万元的医疗费。

  如今,龙龙一天的住院费就需2000多元,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仍需60万元。想到这些,仍在狱中、无法为家庭承担经济压力的陈宽更加愧疚。

  目前,龙龙的病情仍较凶险,需病情稳定后才能进行移植,手术时间暂定2018年1月底。手术费用也仍在筹措,福州监狱已面向民警及服刑人员发出募捐公告。

责任编辑: 杨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