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构设置 > 直属单位 > 中国监狱工作协会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突出政治建警先行 推进政治改造罪犯——拭亮新时代我国监狱的政治底色
发布时间: 2019-09-03 14:13      来源: 司法部政府网
【字号:
打印

作者  乔成杰

一、政治性是新中国监狱最亮的底色。新中国监狱发端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成长于剧烈的社会变革之际,特定的历史时空赋予了新中国监狱独特的品格。作为一种全新的政治制度安排,它是马克思主义国家暴力机器理论中国化的实践产物,自始承载了中国共产党人改造世界、改造社会的政治愿望。“劳动是伟大的消毒剂”“人是可以改造的”“思想改造”“给出路”“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等马克思、毛泽东的经典论述,为新中国监狱制度植入了深厚的政治底蕴。较之西方监狱在刑罚文明进程中的缓慢演变,新中国监狱则是在推翻旧政权的剧烈变革中产生的,服务巩固新政权、实现政治新主张,是新中国监狱的时代烙印,政治性是它最鲜亮的底色。

在服务巩固人民民主专政、维护社会稳定、发展国民经济和改革开放的历程中,新中国监狱始终坚持党的绝对领导政治原则,始终跟进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始终融入国家法治进程,始终加强监狱干部队伍建设,推行准军事化管理模式,较好地发挥了掌握在党和人民手中“刀把子”的功能。劳动改造罪犯制度、监狱安全水平、较低的重新犯罪率逐渐得到国际社会认同,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特色改造罪犯制度为全球犯罪治理、改造罪犯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刑法学研究范畴中的监狱,是刑罚文明演进的结果,在以残害生命和身体为主的肉刑逐渐退出刑罚主导地位之后,剥夺人身自由的监禁刑罚成为“人类自身理性胜利的一朵灿烂花朵”。社会学视野下的监狱,则是应对犯罪这一人类社会共同问题的工具。在法国著名哲学家、《规训与惩罚》一书作者福柯看来,刑罚史以及隐藏在刑罚史背后的国家史根本上就是一整套关于权力、知识和人的身体的关系发展史;监狱是权力的“微观物理学”,监狱的惩罚是一种政治策略。这些理论都从一个方面解释了监狱的本质和功能,缺乏对监狱属性整体上的把握。从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立场分析,监狱制度最终决定于并反映了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社会主要矛盾、发展水平和文化传统等,具有强烈的本土性和时代性。之所以在我国清末“轰轰烈烈”的律制改革中,狱制改良被置于首要,实因监狱具有视觉观瞻性——“觇其监狱之实况,可测其国度之文野。”当下的监狱,不仅表征了一个国家治理犯罪策略和刑事司法政策,而且是观察一个国家法治水平、社会治理能力、人权保障状况和政党执政能力的独特窗口,也是国际人权斗争和敌对势力渗透、演变的重要领域。从成功改造包括末代皇帝溥仪在内的战争罪犯、创办“特殊学校”、关押布局和产业结构调整、监企分离改革、创建现代化文明监狱到统筹推进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的“五大改造”,新中国监狱始终与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同频共振,几代监狱工作者以强烈的政治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教育、挽救和改造了大批罪犯。

二、新时代赋予我国监狱政治属性新内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和“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对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的重大判断。监狱在维护我国政治安全和社会安宁、满足人民公平正义需求方面,势必将在较长一段时期内发挥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实现“两个一百年”的伟大梦想,需要我们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有效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新时代监狱工作需要进一步坚持“四个自信”,旗帜鲜明地坚持党对监狱工作的绝对领导,拭亮我国监狱的政治底色。新时代监狱工作需要准确把握“五个新”即人民对社会安宁、公平正义新需求、刑罚演进新趋势、刑事犯罪新特点、押犯构成新变化和国际人权斗争新情况;突出两项政治任务即以政治建设为统领,突出政治建警先行、突出政治改造罪犯。

监狱工作所要面对的“五个新”,是新时代语境下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社会治理策略、刑事司法政策、国际影响力等在监狱这一特殊领域的客观反映。它要求监狱必须切实担负起维护政治安全与社会安全、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打击刑事犯罪、创新改造罪犯方法、变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的使命,确保国家主权、民族团结、社会安宁和经济发展,从容应对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和严峻的反“和平演变”“颜色革命”斗争,彰显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自信和推行依法治国的决心。

政治建警先行,就是要凸显监狱机关首先是政治机关,落实党管监狱工作和党管监狱干部的要求,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打造一支政治素质过硬、纪律作风严明、执法公正文明、专业素养过硬的监狱人民警察队伍,有效履行维护监狱安全、惩罚与改造罪犯的政治责任和法定职责,使监狱管理、罪犯“减假保”案件办理,实现政治效益、社会效益和法律效益相统一。

大力实施政治改造罪犯,加强政治教育,突出思想改造、拧紧“总开关”。开展升国旗唱国歌、时事政治教育、行为规范整训和“五学”(学党史、学新中国史、学英雄模范人物、学传统文化、学科学知识)活动,引导罪犯树立正确的“六观”即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宗教观和法律观,做到“四个认同”即认同党的领导、认同伟大祖国、认同中华文化和认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最大可能将罪犯转变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积极因素。

三、大力彰显新时代我国监狱的政治属性。将监狱安全纳入总体国家安全,坚守安全底线,确保监狱安全稳定。认真落实中办、国办《关于加强和改进监狱工作的意见》,全面深化司法行政改革,持续推进监狱体制改革,拓展现代信息技术在监狱管理中的运用。充分涉取国外部分监狱因超量关押、设施陈旧、管理混乱、宗教与帮派矛盾、毒品与枪支流入等问题引发的暴狱、骚乱、恐怖袭击、火灾、瘟疫乃至社会动荡的案事件教训,推进监狱基础设施和基础管理达标建设,严格落实安全责任,构建监狱安全管理长效机制,防范和化解罪犯脱逃、暴狱、凶杀、重大安全生产事故、重大疫情和暴恐袭击等风险,努力建设世界上最安全的监狱。

依法惩罚与改造罪犯,着力降低刑释罪犯重新犯罪率。一方面要严格刑罚执行促使罪犯形成正面的刑罚体验,促进罪犯认罪服判、真心悔罪、敬畏法律和诚实改造;严厉打击抗改行为和狱内重新犯罪,支持和保障民警依法履职;严格“三类”罪犯、涉黑涉恶罪犯、暴恐罪犯、累犯和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罪犯的减刑假释,彰显刑罚的严厉性,发挥刑罚一般预防和特殊预防犯罪的功能。另一方面,要统筹推进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的“五大改造”,做好犯因性调查、个别矫正、服刑指导、人身危险性动态评估、安置帮教衔接等工作。同时,针对假释罪犯重新犯罪率较低和刑释后前三年为重新犯罪“高峰期”的特点,扩大假释在刑罚执行变更方式中的占比,做好假释罪犯和刑释罪犯这类特殊人群的服务与管理。加强改造罪犯规律、技术、方法的研究和创新,培养罪犯劳动习惯和劳动技能,积极引入社会力量参与罪犯改造,进一步丰富我国特色改造罪犯制度。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司法理念,彰显司法公平正义。司法为了人民、依靠人民、造福人民、保护人民、由人民评判,监狱工作要主动接受人民群众监督,从人民群众不满意的地方改起。切实保障罪犯合法权益如人身安全、人格尊严、辩(护)控(告)申(诉)检(举)、合法财产、会见通信和未被依法剥夺的政治权利等,严禁打骂、体罚和虐待罪犯,落实罪犯伙食、被服实物量标准,实行革命人道主义政策。严肃整治“有权人”“有钱人”服刑不实、出狱快、“踩点”减刑、虚假立功等司法腐败行为和牢头狱霸、狱内高消费、享受特殊待遇等问题。加大财产性判项履行与减刑假释关联和假释罪犯社区环境评价力度,促进罪犯积极履行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以期获得被害人谅解。罪犯生活处遇和权利保障水平,既要逐步有所提高,又不能超越社会发展阶段、突破公众心理底线,搞所谓建“豪华监狱”、为罪犯举办婚礼、倡导“人性化”等引发社会公众不满、背离刑罚本质的做法。破除“大墙思维”“封闭观念”,推进狱务公开,加强公共关系建设,增加人民群众对监狱工作的可感知性,提升监狱刑罚执行公信力。

责任编辑: 朱剑